郭胜:红土高原上空的“领头雁”

来源:央视网 | 2022年08月12日 09:27
央视网 | 2022年08月12日 09:27
原标题:
正在加载

  从巍巍兴安的白山黑水,到江南水乡的清幽竹林,再到云贵高原的丘陵红土,直升机飞行员郭胜的飞行轨迹遍布了祖国的大江南北、高山林海。驾龄14年,安全飞行1400余小时,如今是森林消防局昆明航空救援支队飞行大队大队长的郭胜,从“雁群”里的跟飞成员,一步步成长为“领头雁”。他飞过熊熊燃烧的森林火场,飞过满目疮痍的灾难现场,每一次飞行,对他来说都意义非凡。

  为了安全“起飞”,他苦练“羽翼”

  2009年,位于黑龙江大庆的直升机支队组建。这一年,郭胜恰好完成学业,被分配到了该支队。

  郭胜按时前往大庆报到,一到单位,他就愣住了。“这能叫单位吗?机库、楼房都没建好,施工车辆到处都是,车子一过,风扬起的尘土都能把人吹黑。”郭胜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我什么时候才能飞啊?”

  时任支队长一眼看出了他的失落:“你别看我们这里才刚刚组建,条件比较艰苦,但我们可是国内‘第一支’,我们肩负着守护国家森林资源和生态安全的重任,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听了支队长的话,郭胜重拾了信心。

  他住进了单位的临时简易房,踏踏实实地投身到营区的各项建设中。

郭胜(左一)在塔台指挥直升机飞行

郭胜(左一)在塔台指挥直升机飞行

  2010年11月,大庆基地建成启用。郭胜认真研究灭火战法,苦练机降、索(滑)降、山头山谷起降、吊桶、水箱、夜航等专项训练。

  2011年,郭胜终于迎来了首次“实战”——“绿色卫士-11”灭火实兵演习。

   “就在我们准备洒水的时候,火场上突然冲起一团热流,飞机瞬间被往上抬了起来,手中的操纵杆变得不受控制,飞机在空中摇摇晃晃,我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还好机长沉着应对,指挥我按照相关操作流程进行特情处置,很快我们就稳住了机身,重新恢复到安全高度实施灭火,最终圆满完成了火场侦察、四机吊桶灭火、索(滑)降队员等任务。”郭胜回忆说。

  飞行员是一个高危岗位,“离地三尺人命关天”。航空救援遂行的大都是急难险重任务,火场上空复杂的天候、乱流、烟尘等时刻威胁飞行员和直升机的安全。郭胜自知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去面对瞬息万变的真实火场,他像着了魔似的学习训练,积极探索飞行安全规律,带领飞行骨干研究编写了《飞行安全评估办法》《飞行指挥员特情处置预案》等规范,根据自己掌握的航空理论知识和飞行经验,对直8A型直升机加改装方面提出意见建议20余条,并向飞行指挥组提出飞行安全意见建议50余次,他像守护自己的身体健康一样捍卫飞行安全。

  为了平安“降落”,他永葆敬畏

  从2012年开始,每年春秋两季,大庆直升机支队都要出动2至3架直升机赴大小兴安岭重点原始林区执行驻防任务。每次靠前驻防,郭胜都很积极,他们在前线执行了10余次灭火作战任务,圆满完成了内蒙古根河原始森林、黑龙江大兴安岭呼中等灭火任务。

  郭胜把每次靠前驻防都当作是磨炼自己的最好机会。他把恶劣天候飞行作为练就技术的绝佳时机,把生疏地形起降作为磨炼素质的模拟战场,把火场吊桶洒水作为提升自己的平台。

郭胜驾驶直升机参与灭火作业

   2016年6月,黑龙江大兴安岭发生森林火灾。驻防分队紧急出动直升机搭载灭火队员前往火场机降扑救。郭胜驾驶直升机抵达火场后,在火场上空寻找机降场地,他发现茂密的森林里有一块空地,距离火场大概200米,刚好风向也比较好,并没有被火场的浓烟笼罩。

  这个位置离火线是个完美的距离,既不会因为太远而拖延扑火队员到达火线的时间,又不会因为太近让扑火队员没有突破火线的空间。可这片空地实在太狭小,周围的树木太茂密,这样的机降最考验驾驶员的心理素质和飞行技术。

  郭胜和机长协同一致,边观察边调整,下降一点距离确定一次,确定都没问题后又继续下降,直到平安着陆,又安全起飞。机组用他们超高的技术和胆识,让整个队伍下机就迅速进入火场,不仅保持了充沛的体力,还实现了打早、打小、打了的最佳扑救效果。

  在飞行任务中,为了向火场最大限度机降队员,吊洒更多的水和物资,郭胜精心计算最大起飞重量和航程,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少装油,把剩余重量用在作业载荷上,所用时间有时都精确到分钟,把飞机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

郭胜检查接收直升机

郭胜检查接收直升机

  在一次飞行任务中,直升机突然出现一声异响被郭胜敏锐察觉。机组检查直升机各系统仪表参数后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而他坚持返回机场落地检查。经检查,有一片主旋翼与桨毂的固定螺栓断裂,如果没有及时返场落地,后果不堪设想。郭胜对飞行安全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又一次在紧急关头化险为夷。

  为了航空救援,他无怨无悔

  2018年改革转隶,面对地方航空公司的高薪聘请,郭胜用行动代替言语,第一个递交了留队申请,带头表态投身航空应急救援事业。他说:“我是应急人,为国家和人民服务是我的职责和使命。”

  面对全新的应急救援事业和航空应急救援行业大发展,郭胜一心钻进工作和学习里,全面做好“抢大险、救大灾”的各项准备工作。

  2019年12月31日,昆明航空救援支队在云南挂牌组建,国家航空应急救援力量“立足东北大庆和西南昆明,逐步辐射全国”的布局初步形成。但是,刚成立的昆明航空救援支队飞行员严重短缺。2020年7月,郭胜主动向组织提出申请,调到了昆明航空救援支队,再次成为“第一代创业人”。

  “我老家在湖北洪湖,从地图上看差不多就在大庆和昆明的中间位置。”郭胜说,从东北大庆到西南昆明,跨越了大半个中国。

  来到昆明航空救援支队后,郭胜曾在傍晚时分驾机赶赴火场,前后不到3小时完成了灭火增援;也曾在周末从家里急忙赶回单位,驾驶直升机增援森林火灾扑救;还连续转战大理多个火场,连续飞行一周把大火扑灭。他和队友研练的“吊桶先行压制、水箱跟进覆盖、多机联合灭火”战法在一场场灭火作战中得到检验升华。

郭胜驾驶直升机执行任务

郭胜驾驶直升机执行任务

  从2009年的第一批到现在,已经有8期飞行员加入到了航空应急救援事业中。郭胜也从当年的“新人”成长为“老飞”,在同批飞行员里第一个担任大队主官职务。成为大队长的他下一个目标是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员,好好把大队的年轻飞行员培养起来。他大胆破除传统做法,创新飞行员培训模式,为飞行员量身定做成才计划,定升级周期、定阶段目标、定课目进度、定弱项补训,他采取新老搭配、以老带新、强弱结合、分场实施等方法,组织年轻飞行员开展复杂天候起降,夜间搜索营救等高难课目训练,使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大纲规定的训练课目。

  接任大队长半年多时间来,森林消防局昆明航空救援支队飞行大队大队长郭胜明显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这段时间,郭胜把如何发挥直升机在重特大地震地质灾害中信息通联、精准投送、高效救援的优势作为重点课题展开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效。他说:“我要在航空应急救援事业中不断奋斗,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更多的作为。”  (作者:王维爽  王 靖)

  

编辑:黄佐春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正在阅读:郭胜:红土高原上空的“领头雁”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