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郎佳子彧:“这一代非遗传承人都在和时间竞速”

人物频道来源: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29日 09:3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实践者说】

  我的丰富经历带给我许多“角色”,所以媒体总爱用“95后非遗传承人”“《最强大脑》选手”“北大学霸”“网红”等名号来指代我。但实际上,我想成为一名一切从简的手艺人,通过自媒体专心传承面塑。

  作为非遗传承人,我们一直都在和时间竞速,让传统手艺的发展速度快于自我消亡的速度。以前,面人多塑造孙悟空、关羽等经典形象;现在,漫威、灌篮高手、球鞋、烟熏妆哪吒、“葛优躺”等更能引起共鸣。技艺就像打印机,打印技术始终没变,但创作者想要输出的东西变了。即使是相同的形象,每个时代想要表达的精神不同,在面人的展现上也有差别。疫情期间,我从钟南山院士、医护人员身上获得灵感,创作了《百毒不侵·诸邪莫近》等作品。

  有人评价我“把面塑变成网红、让非遗‘出圈’”。我不清楚自己是否做到了,但我一直在尝试。我发现近些年大家回归传统文化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便以短视频为传播手段,想通过大众普遍感兴趣的话题,让传统面塑一次次进入大家的视野。如果能让一百个人知道它,十个人喜欢它,其中一个人擅长它,这份技艺就有希望流传下去。

  我国有众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浓缩了传统艺术的精华,但被大家熟知的少之又少。今天,许多做传统文化的MCN机构(运营多频道网络产品形态的商业枢纽)面临着变现难的困境。大众文化消费还停留在电影、音乐层面,虽然文创产业有所发展,但对传统艺术、美术工艺品等的消费习惯还有待培养。传统文化融入现代生活需要一段很长的历程,只有历史才能验证我们这代人是否成功。

  我学习和制作面塑已经20年了。我有时会反思,自己是不是被父亲“套路”了才传承面塑。后来我发现,把它传承下去有价值而且存在挑战性,这才是我选择这份事业的真正原因。我想创作、传播更多大家喜欢的作品,也期待未来传统文化“曲高不和寡”。

新闻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