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口述历史|李纯:一张特殊的邀请函 道出“志愿军病房”鲜为人知的故事

人物频道来源:央视网 2019年08月16日 12:0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编者按:百年协和的历史与文化在中国现代医学史上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在“中国医师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推出协和医院老专家口述历史系列短视频,记录和反映协和医院老一辈医生的奋斗史,带大家走近“协和精神”,感受医者仁心。

  李纯,1928年出生于湖南湘潭,著名护理学专家。1948—1950年就读于湖南省立长沙高级护士、助产职业学校,毕业后分配至湖南军区医院(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3医院)工作;1952年起调至北京协和医院工作;1953—1958年先后任高干外宾病房副护士长,内科病房副护士长;1958年参加北京协和医院护士高级进修班;1971—1981年任供应室护士长;1981—1985年先后任护理部副主任、主任。

  【访谈节选】

  问:您初到协和,在哪个科室工作?

  李纯:我在1952年4月4号到了北京,当时高兴极了,从此就成为协和医院的一个成员了。正式上班,我被分配到了志愿军病房。协和医院当时有一个志愿军病房,在老楼六号楼二层,我在那儿工作了一年多。

  问:我们听说您还见过周总理,请您聊聊这段特殊的经历。

  李纯:这是我在协和上班以后,令人难忘的一件事情。那时我在志愿军病房工作,有一天,外科支部协理员[1]叫我去,给了我一张票。这是一张宴会的邀请函,当时抗美援朝胜利了,周总理在北京饭店宴请对抗美援朝有功的人员。协和医院只有一张邀请函,给了我,我特别高兴。

  宴席设在北京饭店,那天下午我穿上了军服,是连衣裙,走到了北京饭店,我的席位是进门的第三桌。大家一起唱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志愿军军歌,在那儿等着。一会儿,周总理来了,大家热烈地鼓掌。周总理点头微笑,到每一桌和大家敬酒。

  这对我是一个鼓励,每次想起这件事,我就想更好地为病人服务,严格要求自己。

  问:当时医院唯一的一张邀请函给您了,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李纯:我也不知道。在志愿军病房,病人对我比较满意。我在完成护理工作之后,不喜欢在办公室待着,我愿意去病房巡回,病人有事我可以随时帮忙解决,还可以和他们聊聊天。病人对我的评价特别好,护士长也喜欢我,我表现不错,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问:志愿军的护理工作,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

  李纯:我们有几个病人,脸伤得厉害,有的缺一只耳朵,有的嘴巴是歪的。他们情绪变化很大。有个满脸是疤痕的志愿军,一到查房他心里就不舒服,特别是有吴蔚然大夫参加的大查房。吴大夫查一次房,他就闹一次情绪。他看见吴大夫长得那么帅,再看看自己的样子,心里伤心。

  每个志愿军病人都有一个小镜子,放在枕头底下,喜欢拿出来照照自己。所以查房以后得跟他们做思想工作,作为护士,要多去看看,安慰他们。

  问:这段护理志愿军的经历对您有什么影响?

  李纯:那就是一句话,要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多体会他们的情况。志愿军太不容易了,他们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所以我从来没有对病人发过脾气。

  问:您还轮转过哪些科室?

  李纯:1953年,由于工作需要,组织把我分配到老五楼的病房,当时的护理领导是林雨[2]。在老五楼病房工作了一年多以后,我被调到老楼七号楼地窨子[3]的内科病房,还是由林老师领导。有一段时间,老楼十四号楼地窨子开了一个简易病房,林老师又把我调到简易病房去了。

  我就跟林老师说:“我刚刚到一个地方熟悉一点情况,您就把我调走了,您怎么不给我长一点的时间。”林老师就跟我说:“我调动你,不仅因为你是副护士长,你还是一个共青团员。我这么频繁调你,就是想让你起起作用。”

  李纯(前排右二)与七楼内科病房同事合影

  李纯(前排右二)与七楼内科病房同事合影

  1958年,卫生部委托协和医院办一个护士高级进修班,主要由内科、外科的一些教授,或者协和的主治大夫、住院大夫来授课,讲授一些医疗护理方面的知识,提高大家的业务水准。我也参加了这个进修班,班主任是林雨,党支部书记是潘孟昭[4]。我们班一共有44名学员,3位男生,41名女生。当时每个省市只有一个名额,因为培训班是协和医院自己办的,除了我以外,还有另外三个人参加。

  1958年进修班结业以后,我就调到护理机关了,做护理干事。当时陈坤惕[5]是我们的护理部主任,林宝善[6]主任也在。

  问:您到护理部之后,在医院管理方面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情?

  李纯:我在机关工作以后,到了1960年下半年,大约是在秋天,协和医院的院领导换了,董炳琨[7]来当副院长了,主管医教研。一起来的还有林钧才[8],他是我们的院长兼党委书记。

  董院长来院以后,我们护理恢复了夜班制度。董院长抓得比较紧,每天早上他要亲自听取夜班工作汇报,有什么问题马上就作出指示。我是护理干事,董院长提出的问题,我就要去了解情况、解决问题。

  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协和的护理工作开展得怎么样?

  李纯:当时是一种功能制护理的情况。三级护理,根据病人的轻重程度分一、二、三级,一级是最重的,二级差不多能够自理,三级是比较轻的,能够活动的。

  管理方面,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严”字,严格。跟其他医院的病房工作完全不一样,要求很严。当时的护士长几乎都是协和毕业的,她们在训练的时候就四个字:勤、慎、警、护。护校的校徽上就刻着这四个字,怎么做一个好护士,内容全在这里头,协和的护士长真是按照这四个字培养出来的。

  像老楼七号楼地窨子的护士长许蕙萱,工作踏实、能干,要求特别严格,说话轻、走路轻、开关门也轻,真就是协和模子里头出来的。我有时说话声音比较大,她就摆摆手,让我小声点。

  刻有“勤慎警护”四字的协和护校校徽

  刻有“勤慎警护”四字的协和护校校徽

  问:后来有一段时间,您在供应室工作?

  李纯:1971年,那会儿协和医院有一个比较不好办的部门,供应室。那是供应全院消毒物资的部门,病房里的各种穿刺器材、敷料、注射器全是由供应室消毒供应,是很重要的。但在特殊历史时期,供应室不团结,有些工作都没法进行。医院就得派人去,谁都不愿意去。后来军代表找我了,要我去,那种情况我不能不去,总得有人干。我这人比较直,脾气也大,看不惯的事就得说。但是到那儿去我不能着急,得一步一步地改进。

  1971年到1981年,我在供应室一直干了10年。那么一个不受大家欢迎的地方,1977年以后却连续5年被评为全院的先进单位、先进集体,完全改变了情况,服务思想提高了,服务质量有改变,这算是我得到安慰的地方。

  问:您去供应室之前有没有犹豫过?

  李纯:那时候太苦了,一般护士长是不推车收送器械物品的,可是我的同事身体比我还弱,我就出车,出车还能了解病房的情况。有些病房物资破损率特别高,我就问护士长怎么老打破这么多东西,就把情况了解了。

  供应室人少,任务重,我作为护士长,其实也是紧张的。供应室没有一定的编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护士都特别少。基本是靠人手工操作,纱布是一块一块地叠,棉棍要一棍一棍地捻。

  问:面对供应室的种种困难,您做了哪些工作?

  李纯:首先抓思想政治工作,解决不团结的问题。另一方面,要全心全意为第一线着想。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自己要清楚供应室是非常重要的部门,要为第一线着想,坚持送物上门。

  还有,要以身作则,言教身教相结合,我认为身教胜于言教,对方不仅听你怎么说,更看你怎么做。比如迟到早退的问题,护士长就得带头早来。比如过年过节值班,大家都愿意年三十回去,年初一不值班,那我就大年三十和年初一争取多值班,自己先参与其中。护士长既要说又要做,我更多的体会是做应该多于说,做比说效果好。

  李纯受邀为协和护校毕业生授帽

  李纯受邀为协和护校毕业生授帽

  问:在供应室工作期间,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李纯:1975年的一天,供应室出现一个大问题,许多病房给我来电话,反映病房里发现热原反应。输液以后病人抖,发生各种情况。两天以内好像就有十七、八例病人热原反应,急死我了。

  同样的人,同样的操作,同样的条件,怎么会出现这个事?我就赶快找器材库,分析这些天出去的乳胶管的情况,最后发现可能是器材库一种新到的乳胶管有问题。当天晚上我们就把所有这个颜色的乳胶管取回供应室,全部换成原来的乳胶管,热原反应就控制住了,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问:您后来又如何回到了护理部?

  李纯:1981年,日本邀请中国医学科学院的林士笑[9]书记带队参观他们的护理工作、病房工作,协和医院选我到日本去参观,其他医院去的都是护理部主任级别的,就我一个护士长。

  回来以后没过多久,就任命我为护理部副主任,到1983年,又任命我为护理部主任。这时,黄院长[10]垂直领导护理工作。

  问:您担任护理部主任期间,有哪些开拓性的工作?

  李纯:这一点我特别惭愧,我觉得我没有做什么。我们抓得最多、最紧的就是陪住率。一开始陪住率高达16%,100个病人有16个陪住者。我们就狠抓,分配名额,每个病房只允许几个人陪住。我们天天去检查,白天查,晚上也查,看有没有人不应该陪住的却陪住了,研究怎么解决,后来把陪住率压到了6%以下。

  1983年以后,开始推行责任制护理,就是对病人全面负责。我记得苗主任[11]那时还去南方专门学习责任制护理,回来以后我们就进行贯彻。

  问:您是如何看待护理工作的?

  李纯:我觉得护理工作对医院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必不可缺。不管在大病房还是小病房,如果护理工作上不去,其他工作都要受影响。没有人去好好地完成这方面的任务,医疗质量怎么提高?抓护理工作一定要严,严字当头,没有严格的管理,护理质量难以提高。

  问:您护理过的病人之中,有印象特别深刻的吗?

  李纯:我觉得病人挺多,但是印象最深的、老是不能忘的是一位女病人。她得了绒癌,脑转移了,双眼看不见,生病让她很痛苦。她丈夫对她不好,从不来看她。她有一个女儿也见不着,家人没带她女儿来过,所以她心里是非常痛苦的。

  她爱喝水,想喝水就叫我们。只要她一打铃,我们就赶紧给她送水。给她的水既不能凉也不能热,热的她喝不了,凉了她不爱喝,就要喝温水。我比较注意她的特点,也同情她。所以只要她一打铃,我就拿着壶赶快到厨房去打水,兑到合适的温度,赶快送给她。

  久而久之,她也特别喜欢我,她叫我李姐,一再跟我说“李姐,我去世以后,你一定要参加我的解剖”,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她一提这事我就不愿意,不想让她伤心。最后我们真是成了好朋友。

  我接触的病人很多,最亲密的就是她。从我学护理的时候开始,包括后来一直受到的教育,都告诉我医院应该是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病人第一。所以我不只是对哪几个病人好,而是对所有的病人都好。

  问:您为了工作肯定牺牲了很多陪伴家人的时间吧?

  李纯:我和老伴家里都没有老人。我结婚以后生了三个女儿,家里住的地方小,也就10平方米,既不能把保姆请进家,也没有老人来家照顾,所以我三个孩子都是托管在一个街道积极分子家里,由她帮我抚养长大的。我每个月把钱送去,一切由她帮我安排,孩子在他们家吃饭、睡觉,周末有时间的话就去看看她们。我平常没时间,回去又晚,有时候甚至不回家。所以三个孩子就一直这样,直到我最小的孩子长到12岁,我才把她们接回来。

  这个帮我照看孩子的人非常善良,她家收入也有限。我们上礼拜还跟她家里有个聚会。

  李纯与爱人赵家瀛

  李纯与爱人赵家瀛

  问:请谈谈您接触过的协和护理前辈。

  李纯:林宝善,我跟她一起工作的时间比较长。她为了事业一直没有结婚,整个身心就扑在医院护理工作上。她当护理部主任,非常努力认真,深入基层了解情况。有什么事情她也告诉我,让我帮忙做一些。我们经常熬到夜里很晚,林主任有时晚上十一、二点了才回到护士楼宿舍,我就睡在护理部办公室了。

  林雨老师是我印象特别好的前辈,到现在我还在学习她。我想不起她不笑是什么样子,她总是面带微笑,那么和善,一视同仁,她是协和熏陶出来的。老协和第一条要求就是要“全心全意为病人、一切从病人利益出发”,林老师就是典型。

  问:您觉得协和护士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李纯:协和护士的仪表、态度都不一般,基础医学和护理知识也很扎实,把老协和高标准、严要求的底子一直传下来了。全心全意为病人工作的思想,细致认真的态度……这些方面都有着老协和的味儿。

  问:您觉得老协和的护理传统应该怎样更好地来传承?

  李纯:严字当头,严。现在对护士严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什么事情要做好的话,就必须对自己有个严要求。医院的工作者,应该一切为了病人的利益,为病人服好务,让病人满意。

  过去一般除了主管护士要在办公室抄写医嘱、动动笔以外,护士有时间就去做巡回工作,看看病人,特别是危重病人和有特殊情况的病人。哪怕只是跟病人聊聊天,对病人也是个安慰。这一点值得传承。

  问:协和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李纯:还是“一切为了病人、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的思想,这一点我印象最深刻。离开了这个思想,别的什么也谈不上。

  问:对年轻的护士们,您有哪些嘱托?

  李纯: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候强多了,我们当时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我看见现在的供应室,真是过去做梦都不敢想。

  希望年轻人德才兼备,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没有本事不行,光有本事,没有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的思想也不行。往前走,今后还要继续前进。(整理:李苑菁 董琳  北京协和医院老专家口述历史文化传承教育项目供稿)

  注释:

  [1]协理员,即政治协理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上级政治机关派到团以上单位的机关(部门)的政治干部。当时协和处于军管时期,故各支部也设有协理员。

  [2]林雨(1917—1992),福建长乐人,著名护理学专家,曾任中华护理学会及北京分会理事、北京协和医院护士学校名誉校长。

  [3]过去协和员工用“地窨子”指代协和老楼0层,这里即指老楼七号楼0层的内科病房。

  [4]潘孟昭,北京人,1927年出生,1951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护士学校,是1986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恢复高等护理教育后的第一任护理系主任。

  [5]陈坤惕,湖南人,1937年毕业于上海伯特利护士学校,后任延安中央医院护理部主任,1953—1958年及1963—1978年任北京协和医院护理部主任,曾任第十八届中华护理学会理事长。

  [6]林宝善,福建人,1937年毕业于广州夏葛医学院端拿高级护士学校,1978至1983年任北京协和医院护理部主任,曾任第十八、十九届中华护理学会常务理事等职务。

  [7]董炳琨,河北人,1923年出生,著名的医院管理专家,先后任原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科医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兼党委副书记、原卫生部北京医院副院长等职务。

  [8]林钧才(1921—2015),山东文登人,我国著名的医院管理专家。1960年12月,林钧才调任北京协和医院,任院长兼党委书记,后来先后调至广西桂林南溪山医院、北京医院,任院长兼党委书记。

  [9]林士笑(不详—1996),陕西汉中人,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首都医科大学党委书记。

  [10]黄人健(1936—2019),江苏苏州人,1983年至1998年任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1985—1993年任北京协和医院护理部主任,曾任第二十四届中华护理学会理事长。

  [11]苗文娟,天津人,1927年出生,曾任北京协和医院护理部副主任。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