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中远海特船长吴广锋:穿越北极东北航道 为中国开辟冰上丝绸之路

人物频道来源:长沙晚报 2019年08月12日 14:57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永盛轮北极航行在纬度最高点升旗纪念。

永盛轮北极航行在纬度最高点升旗纪念。

2016年7月,永盛轮满载风电设备等货物从天津港启航前往英国。

2016年7月,永盛轮满载风电设备等货物从天津港启航前往英国。

北极航道大部分时间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因而被称为“传说中的航道”。

北极航道大部分时间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因而被称为“传说中的航道”。

航行在北极东北航道上的商船。

航行在北极东北航道上的商船。

  广阔的海洋上,游弋的轮船将全球每年90%的流通商品运送到世界各地。一年之中12个月,船长一般8个月都在海上,可见海运之繁忙。

  吴广锋,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远海特)的船长,北极东北航道的开拓者之一,如今已在海上度过了30多年。今年7月,记者见到了这位刚过50岁、脸上却有了皱纹的老船长,回忆起“传说中的航道”北极东北航道时,他黝黑的脸上泛起了自豪的笑容。

  2016年7月16日清晨,天津港汇盛码头,一批货物紧锣密鼓地装上永盛轮。吴广锋站在船头,眼前的海洋一望无垠,这是他首次踏上北极航道,同时也是自2013年首次开辟北极东北航线商用航道以来,中远海特第三次北极航行。

  北极东北航道是中国联通欧洲、亚洲的最短海上路径,在贸易、能源、资源等方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该航道突出的经济和战略意义,使其备受世界各国的关注。

  史无前例

  在北冰洋开辟商业航道

  打开中国联通西欧的海上捷径

  我国是一个海域辽阔的国度,航海史绩为世界人民所称道。然而曾经的闭关锁国,让中国逐渐落后于世界航海的浪潮。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提出了组建和发展中国远洋运输船队的设想。1961年4月27日,新中国成立了第一家海洋运输企业——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经过70年的发展,截至2019年6月30日,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经营船队综合运力排名世界第一。随着条件逐渐成熟,为世界开辟更多航线也成为了公司发力的目标。

  在现有的海洋交通格局中,从东亚到达西欧、北美东岸,或从欧洲到达北美西岸的航线十分遥远,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高昂。例如,从东亚到西欧的海洋运输,如果走苏伊士运河,航程为1.8万公里至2万公里。于是,探寻一条贯穿北冰洋、连接太平洋与大西洋的海上捷径,成为许多航海家和冒险家孜孜不倦的追求。数百年来,北极航道大部分时间被厚厚的冰层覆盖而被称为“传说中的航道”。

  2013年8月15日,中远海运集团永盛轮首航北极东北航道,首航从江苏太仓港出发,过白令海峡,入北极冰区,横穿俄罗斯北方四海和巴伦支海,终点是荷兰鹿特丹港。开辟北极东北航道,比走马六甲海峡、印度洋、苏伊士运河的传统航道要节省约9天航程(四分之一航程)、300吨燃油,具备较大的经济价值。

  在2015年完成双向通行后,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特决定在2016年再次航行北冰洋航线,这次航行也是将北极东北航道常态化的关键一步,如果成功则意味着往后每年,都会有来自中国的商船航行在北冰洋的海面上。“北极东北航道常态化的商业意义重大,不要说中国,就是全球此前都没有先例。”中远海特相关负责人说。

  这一年,领航船长的重任落在吴广锋身上时,这名在海上航行了30年的老船长仍免不了激动。在2013年首航时,另一位船长张玉田率领船队穿越了北冰洋,当时的吴广锋作为后方人员,通宵为航行规划航线、监测天气冰况。“能够亲自经历这次航行,当时真的很激动。”吴广锋说。

  惊险航行

  船队同时遇到冰和雾

  永盛轮差点与前方船“追尾”

  自天津港出发一周后,吴广锋率领的永盛轮来到了白令海西南入口,这里开始有鲸鱼、海豹出没,岸上雪山清晰可见。再往北走,就是冰天雪地的北冰洋。在2013年以前,从未有中国船队进入这片神秘的海洋。

  每年的7月到10月是北冰洋航线的窗口期,对于船队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航行时同时遇到冰和雾。若只遇到冰,有破冰船开路,眼睛能看清航道,可以避让浮冰前行;若只遇到雾没有冰,海域宽阔,也能安全航行。但有冰又有雾,仅靠雷达助航,很难保证安全航行,这就要求全体船员密切配合,时刻调整航向航速,与破冰船和周围船舶保持联系,才能平安驶出冰区。

  虽然上一次航行颇为顺利,可由于此次开航时间要比上一次早一个星期,两大挑战都遇上了。

  首先是冰困。8月4日,在维利基茨基海峡航行时,海面上可谓千里冰封,情况险恶,航行异常艰难。编队里相距0.4海里的前方船DIJKSGRAHT,突然无法前行,其尾迹立即被流冰挤压、堵塞,速度瞬间降到零点几节,紧随其后的永盛轮需要立即减速、控制靠拢,否则一旦发生“追尾”,后果不堪设想。

  可想而知,如此近的距离,要立即降速并不容易,因为轮船在海上航行不似陆地的马路一般可以刹车。怎么办?吴广锋只好边减速,边左右满舵,甩动船身协助制动。然而,如此淤塞的冰况,左右满舵仍然效果不佳。

  距离在一点点接近,吴广锋当机立断,将船用右满舵,对着浮冰慢慢靠上去,利用与冰挤压的摩擦力制动,终于将速度降下。而此处距离前方船已经不到0.2海里。

  过S型复杂冰面航路

  一分钟喊出十几次转向指令

  刚经历差点追尾的危险,没来得及高兴一会,一阵阵雾气开始袭来,还刮起了暴风雪,视线降到了最低。吴广锋回忆说,当时的海面上“伸手仅见五指”,为了安全起见,船队只好缓缓蠕动。

  在冰面上航行,即使前方的破冰船将浮冰顶开,四处的冰也会像泡沫一样,很快将航线重新淹没。而此时,吴广锋发现前方船的尾迹丢失了,四周都是淤积的冰,船身很快动弹不得。但轮船不能停,否则螺旋桨会被冰缠绕、冻住,那可是致命的危险。情急之下,只能立即呼叫破冰船。破冰船立即掉头过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帮永盛轮重新破冰,开通了连接前方船的航路。

  前方的航路依然不轻松。由于部分冰区冰太厚,即使是破冰船也爱莫能助,只能从薄弱的冰区入手,于是整个航线就呈现出多个S型航路。“左满舵,右满舵,再左舵!”吴广锋回忆,当时最复杂的冰区,有时候自己一分钟得喊出十几次指令。然而,辛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真正让他担心的是船。

  连续走多个S形航路,频繁的转向,船身两舷难免经常触碰浮冰。船身能否经受住考验?一整天,船在冰区里迂回穿梭、蜿蜒蠕动,不时传来与冰擦碰的轰鸣声,挑战着船员的心理承受能力,考验着各种硬件设施和船体的结构强度。

  最终吴广锋的担心都变成了有惊无险。这一天,他在日记中写道:“险情,如噩梦般过去了。”

  冰面航行近117小时

  永盛轮在北纬77度升起国旗

  8月4日下午两点,船离开维利基茨基海峡,进入喀拉海继续航行。流冰在局部区域有所减缓,最危险的时刻已然过去。下午3点过,船航行到了北纬77度,这是永盛轮2016年北极之行的纬度最高点。为了表示纪念,永盛轮举行了庄严的海上升国旗仪式。

  “这可能是我印象最深的时刻了,我们国家的货船,在如此靠近北极点的地方航行。”吴广锋说,整个船队在冰面上总计航行了116小时45分钟。

  从进入白令海峡开始,北极的航行便进入了极昼,太阳刚落下后又升了起来。有时候吴广峰自己都会有点懵,“我也搞不清现在是昨天还是今天,时间循环往复,无始无终。”8月9日,永盛轮进入挪威海,又开始有日落了。此后吴广锋的日记里,似乎也开始“阳光明媚”。

  8月14日上午9点40分,英国格拉斯哥,永盛轮第一根缆上桩,北极航行西向线路至此圆满划上句号。

  此次航行过后,中远海特每年的北冰洋航行从未间断,“我们的船队,开辟了一条冰上的丝绸之路。我个人认为,它的意义甚至可以媲美六百年前的郑和下西洋。”

  2018年1月26日上午,国新办召开了《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发布会,宣告中国即将投入精力建设冰上丝绸之路。越来越多的中国船只,将在冰天雪地的北冰洋,架起全球贸易和交流的桥梁。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尚智李强摄影报道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背景

  从开局4艘小船到远洋大国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开始着手有计划有步骤地建立自己独立的远洋运输业。1961年,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成立,专营远洋船舶运输。

  公司成立初期只有4艘小船,载重量22万吨,职工627人。由于当时国家无力对远洋船队大量投资,因此同意中远公司在国家投资占一定比例的基础上,利用国内外贷款发展远洋运输船队。在周总理提出的“坚持买造并举,方利我远洋运输事业”方针指导下,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中远公司看准时机利用贷款在国外大量买船和在国内造船。1975年,船队总载重吨位突破500万吨大关。这一期间,几乎以每年近百万吨的巨额数字飞速增长,我国远洋船队迅速发展,为国际海运界所瞩目。

  1980年,远洋船只达到955艘,载重吨位687万吨,跃居世界第14位。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执行和加入WTO,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也带来了海运的大幅增长,2010年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出口国和第三大航运国家。港口吞吐量和集装箱装卸量连续几年居世界第一。

  截至2010年底,中国已与世界主要海运国家和地区签订了海运协定,连续12届当选为国际海事组织A类理事国。2018年中国造船业的新船完工量和手持订单量保持全球第一。其中,中国全年新船完工量约3421万载重吨,占全球近43%,高于日本、韩国同期水平近20个百分点。到2019年,中远集团船舶总运力跃居世界第一位。

  70年来,中国的运输船舶基本实现大型化、专业化,全面淘汰了帆船、挂桨机船和水泥质船。

  据吴广锋介绍,与普通航行不同的是,穿越北冰洋的船有特殊的要求,船身硬件方面,永盛轮是有冰级的船舶,即使海面冻结,只要冰层在一定厚度内,也可以实现破冰前行。船舶各处加热器统计有19种之多,细到会议室的舷窗设计,都有严格要求。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尚智李强

  船长日记

  与北极熊海豹作伴冰天雪地里垂钓

  从2016年7月14日到达天津港,到8月14日抵达目的地英国,中远海特的船长吴广锋,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下了自己穿越北冰洋的每一天。

  2016年7月27日

  白令海西北部ANADYRSKIY湾航行。左边陆地最近有15海里,山峦可见。

  微风,时晴时雾,雾来得快,去也快,几分钟就消失。雾后,阳光明媚。上午顺流0.7节,几百只海鸥在船上过夜,聚集在风叶上。时有成群海豚跃出水面。

  2016年7月29日

  楚科奇海航行。15时,在左舷不远处,看到两只北极熊在水里游戈,一大一小,像母子在嬉戏,又像熊妈妈在传授熊宝宝征服大自然的本领。大家激动不已。北极熊,是北极之灵兽,既威武、又天真可爱。途中还时有鲸鱼出没。

  2016年7月31日

  东西伯利亚海航行。出现了神奇的极地“日不落”现象。夕阳在水面上约一个太阳直径的高度,本应该落下了,却依然不落,似乎突然变红彤彤了一下,一刹那间,摇身一变,成了“朝”阳!于是,继续祥光万丈,照耀四海,永放光芒!

  2016年8月1日

  东“西伯利亚海”西部航行。我轮在30米等深线范围附近抛锚。左锚四节水面,底质:泥底,水深30米,首向046度。天气:云天,西北风4级。离锚泊船VIKING距离4.4海里。

  难得有机会在北极锚泊,大家不胜欣喜!晚饭后,我拿出鱼钩,重操旧业,吊起鱼来。奈何,北极天寒地冻,资源匮乏,就像沙漠之饥渴,并没有鱼上钩。我只好细细地品味“孤蓑竹笠翁,独钓北极雪”的乐趣了。

  2016年8月8日

  巴伦支海航行。上午,蓝天白云,悠悠的海面,风平浪静。

  中午12点过经度033E,出俄罗斯北方四海“西界”报告点,向NSR主管当局报告。

  北极的云,很低很低,黑压压的,一阵又一阵,在头顶上飘忽而过。好像用手就可以轻轻一拨,感觉天就在上面了。离天,很近很近。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诚哉斯言!

  21时,在左正横附近出现了神奇的双彩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几可手揽。其神奇之处,还在于整个彩虹,几乎围成立体的圆形,千载难逢!我们许下了“平安顺利”的美好愿望!大家还赶紧“抢镜头”----录录像,把这双彩虹的美好瞬间变成永恒。

  永盛轮,又一次成功穿越北极,梦想成真!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尚智李强

  人物名片

  吴广锋

  1966年生,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船长。他热爱远洋,立足本职,扎实工作,通过二十多年的锻炼,从一名普通水手成长为一名具有丰富航海经验、业务技能超群的远洋船长。2016年,吴广锋作为永盛轮船长,执行北极航行任务,他不畏艰险,不辱使命,以勇于担当的精神与过硬的专业技能确保了船舶安全顺利地完成航行,续写了我国远洋运输事业的新篇章。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