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杨春敏:谈起社区的巨变,她为啥3次流泪

人物频道来源:重庆晚报 2019年08月09日 16:1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送诺诺上学(资料图 由团结坝社区提供)

送诺诺上学(资料图 由团结坝社区提供)

接受采访的杨春敏哭了三次

接受采访的杨春敏哭了三次

水泥坡上刷了彩漆

水泥坡上刷了彩漆

废轮胎做成花台

废轮胎做成花台

社区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的一句话:群众说满意才是硬道理

社区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的一句话:群众说满意才是硬道理

  近段时间,关于社区党委书记杨春敏要调走的传言,在沙坪坝区团结坝社区不胫而走,居民们炸开了锅:“杨书记调走,我们怎么办?”

  56岁的杨春敏有些感动。她说,自己哪里也不去,社区还有太多的事,要她去做。

  和记者说起让她操碎了心的团结坝社区,杨春敏哭了三次。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廖平 文 钱波 摄

  第一次流泪

  “社区工作人员去居民家走访,进不了门”

  2007年,杨春敏担任团结坝社区党委书记。她本以为,社区工作会顺风顺水。毕竟,社区业主多是以前一家企业的老同事,大部分是熟人。万万没想到,熟人们像防火防盗一样防着她。

  今年6月,沙坪坝区排演了一部情景剧,以杨春敏为原型的《杨姐来敲门》。演出时,杨春敏也在看,边看边流泪。和她一起哭的,还有石井坡街道党工委书记邓朝霞。

  说到这里,杨春敏哽咽了,眼里噙满泪水。“看到这部剧,我就像回到2008年,社区工作人员去居民家走访,进不了门,被人从屋里推出去,被骂出来。那种感觉、那种委屈,我一辈子忘不了。我边看边哭,旁边人很意外。我没法表达,没法述说我曾经遇到的这些不被信任、不被相信……”

  当年的邓朝霞,是石井坡街道工作人员。她说:“这些事,我和杨春敏共同经历过,历历在目。我们都经历了企业破产,大量历史问题留给社区和街道,居民们不相信任何人,岂止是敲门不开门,对我们就是一种敌视,总觉得我们跟他们不是站在一起的。为了化解这种怨气,我们做了大量工作,情景剧只展示了几个瞬间。”

  以前的团结坝社区,实在很糟糕,杨春敏用20个字形容:环境脏兮兮,人心乱麻麻,秩序乱糟糟,问题成堆堆。

  环境卫生是最容易看到的,杨春敏决定从此入手。

  以前,居民觉得卫生做得不好,每个月3元清洁费好多人都不交。清洁工收不到钱,越来越敷衍,形成一个死循环。杨春敏充当担保人角色,对清洁工说:你们认真做,收费我来收,一定给你们收齐。她又对居民说:你相信我,把钱交给我,清洁如果做得不好,我来处理。

  双方都不相信,杨春敏就带着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清理社区卫生死角,一天干不完,那就一个月、两个月接着干。社区里有一个深达8米的陈年垃圾坑,臭气熏天,杨春敏找来一条绳子系在腰上吊入坑中,一筐一筐往外清理垃圾,腰上勒出血痕,身上沾满臭气。干了几天后,她发现,不少居民自带工具“入伙了”。

  居民内心的冰山,被撬开了一角。

  第二次流泪

  “我们社区有群宝贝,有400多位党员”

  环境卫生整治初步见效,接下来怎么做?一位老党员的话触动了杨春敏心里那根弦。

  她代表社区看望老党员,对方一个困难没提。“其实,他家阳台漏水,不知道找谁。女儿大学毕业没找到工作,他没提。”杨春敏说,老党员提了三个问题:一、社区这么多贫困人群,政府准备怎么办?二、社区党组织涣散,你准备怎么办?三、我是个党员,我能帮你做什么?

  当时,杨春敏无言以答。

  老党员提出,他是个高级工程师,在社区中收入还算高的。他对杨春敏说:“你做个方案,我每个月把一半工资给你,你来帮助那些贫困居民。”

  说到这里,杨春敏眼眶红了:“我没做方案,没向老党员伸手,我没脸!”

  杨春敏的声音开始颤抖:“有这么好的党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接下来,杨春敏做了另一个方案,就是《三个居务》:阳光居务,给服刑人员子女当代理父母;牵手居务,给下岗人员介绍工作;温暖居务,给空巢老人当儿女。

  方案易做,但每一个居务背后,都牵涉大量人力。“我们社区有群宝贝,有400多位党员,很多人退休前是企业干部。我有几双手?我们的志愿者能够发动起来,跟他们有很大的关系。”

  对空巢老人家庭,社区把邻居发动起来当志愿者。“每天敲下门总可以,老人生没生病、有没有危险,社区可以及时获知。”

  对下岗人员家庭,社区收集很多用人单位信息,拿回来跟下岗人员一一商量,先后帮助400多人再次就业。

  对服刑人员家庭,社区发动党员和志愿者,认领未成年子女。有的社区工作人员认为自己也很穷,无力照顾别人的孩子,杨春敏就说:“你去帮他开家长会;孩子过生日,你带他去吃个汉堡;六一儿童节,给他买个小礼物;又能怎样,会让你破产吗?”

  后来,团结坝社区建立了常年入户走访制度。每50户建立一个微网格,每个微网格有居民小组长,有党小组长。每周三召开居民联会,把所有组长召集在一起,通报上周小组长们反映的问题及处理结果,通报当周社区工作安排,让大家知道社区工作人员在干什么。然后,现场接受各组长反映问题,从鸡毛蒜皮到特殊情况都要及时汇总。

  记者看到,社区每栋楼下有一个贴心牌,上面印着网格长、党小组长、居民小组长、社区工作人员电话及服务区域。

  借助基层党员的力量,团结坝社区提出:每一个困难群众身边,必须有一个党员;每一个困难面前,党组织必须有所作为。

  第三次流泪

  写给孩子的信:“你长大以后,会回忆起这段时光”

  “杨婆婆你吃饭没得,你快点过来耍,我好喜欢你。”这是社区一个5岁小男孩发给杨春敏的一段语音。脆生生声音,很可爱。

  这个叫诺诺的男孩,弟弟叫言言,父母都是吸贩毒人员。

  说起两个孩子,杨春敏一脸痛惜,“乖惨了呀!”听说诺诺和言言没打过疫苗,杨春敏带他们打了疫苗。得知两个孩子没上幼儿园,杨春敏找了赞助,把他们送到幼儿园。上学那天,杨春敏想到自己的儿子,写下了一段深情的文字:“宝贝,从现在开始,你也有同学了,你也有朋友了,记忆中也会镌刻童年纯净的笑容,在幼儿园不论你是乖孩子还是熊孩子,都不重要,你长大以后,会回忆起这段时光。”

  杨春敏念着写给孩子的信,眼睛泛红,泣不成声。

  两个小男孩永远会记得妈妈说的那句话:我要是被抓了,没人管你们,就往社区跑。他们生在一个千疮百孔的家庭,但有杨婆婆的地方,就是天堂。

  杨春敏也记得,11年前她第一次当代理妈妈,孩子名叫娇娇,妈妈服刑,爸爸失踪。第一次去给娇娇开家长会时,孩子拉着她的手,高兴地对老师介绍:“这是我杨妈妈,这是我杨妈妈!”

  说到这里,杨春敏眼泪差点又要掉下来了。

  “让社区居民找到幸福感”

  从事社区工作14年,杨春敏没有忘记曾经的初心。

  “2008年初,上级让社区选一户困难户,领导来慰问。我当时很高兴,团结坝社区是出名的问题社区,终于有机会让外面的人进来了。我选了一户,把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但那天领导没来,因为怕被围攻。我编造了一个谎言,说领导临时有事,安慰了那户贫困户。从他家里出来,我泪流满面,我突然觉得,贫穷只能得到同情,但赢不来尊严。没有任何人会觉得,因为你贫穷,我就应该给你资源,就应该倾斜你,没这回事!人家只会瞧不起你。从那时候开始,我不仅仅把工作当做谋生手段,更当做一项事业,让社区居民找到幸福感。”

  杨春敏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红岩》,至今能背诵烈士蓝蒂裕在狱中写给儿子的诗:“……我亲爱的孩子,今后,愿你用变秋天为春天的精神,把祖国的荒沙,耕种成美丽的园林。”

  十几年过去了,杨春敏和她的同事们做到了,把一个人心荒芜的社区,耕种成美丽的园林。埋下更多无形的种子,静待发芽。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