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厉以宁:沉沙无意却成洲

人物频道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2019年03月15日 21:0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我与厉以宁老师结缘实属偶然。2003年,我刚到政协工作,恰逢政协十届二次常委会召开,我在常委会议楼的分组讨论会场外第一次见到厉以宁老师。作为学术爱好者,对厉以宁老师的著作和观点我并不陌生。因此与厉以宁老师颇为投缘。从那时起,我便与厉以宁老师结下不解之缘,如今已有12年。

  与厉以宁老师结缘

  平易近人、学识渊博是厉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作为经济学家,他总能用平凡的故事将深刻的道理讲得深入浅出。记得第一次见厉以宁老师时,他得知我是学历史专业出身的,便跟我谈起了张翰在《松窗梦语》记载的一个故事:“明代做过都察院长官的王廷相,在一次接见新任御史张瀚时说,‘我昨天乘轿进城,路遇大雨,一轿夫脚穿新鞋,开始还小心翼翼择地而行,生怕弄脏了新鞋。进城后,路面泥泞渐多,轿夫一不小心,踩入泥水坑中,由此便高一脚低一脚地随意踩去,不复顾惜了’”。厉以宁老师说,这个“新鞋踩泥”的故事,是他在读《松窗梦语》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故事之一。这个故事讲的是“人生贵善始”的道理,做任何事情都一定要把好“第一关”,否则“一失足,将无所不至矣!”。厉以宁老师讲的这个故事,事过多年仍时时留在我的记忆中。

  作为政协委员,厉以宁老师参政议政的积极性很高,经常活跃在政协的履职实践中。从对民营经济的关注到对三农问题的关切再到对发展混合所有制的调研。在工作的接触中,我对厉老师的了解也逐渐增多。2011年7月,厉以宁老师率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农村金融与小城镇建设”专题组赴山东临沂市和东营市调研,我作为政协工作人员随同前往。5天时间里,厉以宁一行从省里到市里再到乡镇开了4场座谈研讨会,实地考察了姚庄子镇和大王镇等小城镇建设示范区,以及月亮湾社区、齐商村镇银行、聚福源资金互助社等13家单位。在座谈和考察中,厉以宁老师提出农村金融与小城镇建设的核心问题是产业问题、人才问题、金融问题和生态问题。

  也就是在这次调研途中,我跟厉以宁老师有了更深入的接触。调研之余,厉以宁老师与我聊天。他得知我从农村一路读书出来,因此对我的学习和工作情况很关心。并与我谈了一些有关历史、文化和经济、农业等方面的话题。厉以宁老师对我说,政协经济委员会专家云集,在经济委员会工作最好要懂经济懂管理,要有一定的学术功底和底蕴。在厉老师的鼓励下,经过认真的复习准备,我也有幸得以在半年之后通过北京大学的选拔考试,跟随厉以宁老师从事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的研究,并对财政和民生问题进行深入研读。对我而言,与厉以宁老师的结缘令我受益匪浅,既有学业上的指引,也有人生道理的熏陶,这些都将伴我终身。

  一片冰心系三农

  多年来,厉以宁老师一直记挂着我国的“三农”问题。他情系“三农”,不仅因为他20世纪50到70年代几次下放农村,同农民一起生活,更因为他深知农业、农村和农民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对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农民生活的改善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

  在许多经济问题上,厉以宁老师常常会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真知灼见。在交往中,我渐渐发现。这些真知灼见不仅建立在扎实的理论功底上,更建立在大量的深入基层的调研中。记得2012年8月5日至9日,厉以宁老师利用学校放假时间带着包括我在内的4名学生深入商洛市山阳县、商南县、镇安县和柞水县调研,因为是民间学术考察,所以得以深入到距县城百里之外的最偏僻的农村了解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

  厉以宁老师常常将调研点选在偏远、落后的山区。那次,我们一行乘车连续翻过了3座海拔一千五百米左右的山头和十几座四五百米高的小山头,山路弯弯绕绕,尘土飞扬,晕车的感觉如影随行。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在晚上7点到达了镇安县最偏远的杨泗镇。刚一进招待所,大雨就倾盆而下。山里的雨声势惊人,轰隆隆的巨雷在头顶上一遍遍翻滚炸响,狂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站不住脚,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既麻又疼。镇里一下子就停电了,整个小镇黑乎乎一片。正当我们陷入停电后的百无聊赖时,厉以宁老师走了过来,伴随着山里的暴雨雷鸣,给我们讲起了商鞅变法和李自成在商洛山里休养生息、厉兵秣马的故事。待雨势稍小,我们来到旁边的小饭馆吃饭,桌子上点着几根随风摇曳的蜡烛,厉以宁老师跟我们开玩笑说,今天我们在山里吃的可是烛光晚餐啊。这时候,我们才想起来是中午12点吃的午餐,肚子一下子就饿了起来。

  我们在山阳县组织了一场“县域经济与民生问题座谈会”,与来自厂矿企业、教育文化、医疗卫生和农业等方面的一线从业人员深入交流。我们向当地人员了解他们境况,倾听他们的心声。在与大家的广泛交流中收获很大。在座谈会上,厉以宁老师也将自己对县域经济和民生问题的理解与大家交流。他提到,县域经济是具有地域特色和功能完备的区域经济,同周边农村联系最紧密,是最有利于打造与其地理区位、历史人文、特定资源相关联的特色产业的特色经济。发展县域经济,一是要有产业支撑。产业发展不能贪大求全,重在结构调整,要考虑到当地的经济条件和将来的发展,考虑到农产品产业链的延伸、农产品的深度加工问题。二是要有金融支持。要想法让金融重心下移到县一级,除了有村镇银行外,还应有村镇金融合作社,有担保公司,与农村种养业、加工业结合起来,防止资金链和产业链断裂,互帮互助求发展。三是要重视职业技术人才。要强县,就要大力发展地方教育和职业教育,引进人才、培养人才和培养技工。四是要重视生态建设。不能生产有毒有害产品,不能排污排毒,二氧化碳排放多了也不行,发展要走低碳化的路子,要有群众的参与。五是要注重创造市场。在“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反季节、人反季节我讲诚信”上下功夫,小富靠勤奋、中富靠机遇、大富靠智慧。作为功能完备的综合性经济体系,县域经济活动涉及到生产、流通、消费、分配各环节,以及一、二、三产业各部门。但是,县域经济又不同于国民经济,县域经济不能“小而全”,要“宜农则农”、“宜工则工”、“宜商则商”、“宜旅游则旅游”,注重发挥比较优势,突出重点产业。县领导的最大智慧是为本地制定科学的规划,认清宏观形势,打好微观基础。

  厉以宁老师的观点给了当地干部群众很大启发。两年后,我与曾参与过那次座谈的几位当地干部交流时,他们说厉以宁老师的观点对他们发展县域经济有很大帮助,县里的农产品加工业、旅游业等特色经济都有了很大发展,职业技术教育也有了很大提升。

  奔走在扶贫的道路上

  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受历史、自然、社会等方面因素的影响,贫困问题仍然十分突出。2014年10月17日,我国设立了第一个国家扶贫日,就是希望能唤起人们对贫困问题更多的关注,集全社会之力帮助贫困地区早日脱贫致富。

  扶贫也是厉以宁老师关注度最高的一个领域,他多次带队深入到贫困农村实地调研,孜孜不倦地寻求让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方法。每到一地,他都要深入到农民家中和田间地头,深入了解农民的生活,研究当地的资源禀赋和发展思路。毕节是贵州有名的贫困地区,自2003年至2012年厉以宁老师接任贵州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专家顾问组组长(2013年以后改任贵州毕节试验区总顾问),从此便与毕节结下了不解之缘。厉以宁老师潜心研究扶贫开发,为毕节的发展和毕节人民的福祉往返奔波、不遗余力。如今,毕节地区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处都留下了厉以宁老师的足迹。

  作为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专业论坛,中国可持续发展论坛自2006年创办开始,“消除贫困”、“改革开放”就一直是论坛的主题,前三届论坛先后在天津滨海新区、贵州毕节和云南昭通召开。2013年11月初,第四届中国可持续发展论坛在江苏宿迁举行,探索新形势下欠发达地区脱贫减困之策,寻求后发地区跨越发展之路。我作为全国政协机关选派到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挂职的扶贫干部,有幸参加了会议。宿迁市位于江苏省北部,是我国东部沿海发达省份的后发地区,1996年由四个省级贫困县组建而成。建市17年来,宿迁市在基础差、底子薄的情况下,突出精神引领、增量带动、科技创新、改革创新、城乡统筹,探索出一条后发地区“先发突破”的发展道路。谈及本届论坛为什么选择在宿迁举办,论坛发起人厉以宁老师说:“宿迁是个典型的例子,建市短短17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势头强劲,取得了显著成绩,有很多经验要我们一起来总结、学习”。

  第四届中国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论坛围绕“改革、发展、脱贫”的主题,厉以宁老师在题为《城市化过程中的若干问题》的主题演讲中,从人的城镇化、就近城镇化等方面谈了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建议在城镇化过程中要量力而行,并充分发挥创造性,充分调动每一个人的积极性,通过创业和创新,释放更多发展红利。厉以宁老师认为,西方的城市化道路是一个自然过程,是和工业化同步进行的,由于缺乏统筹安排,也没有科学的城市规模概念,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未被领导层所考虑,最后在一些国家中,就发生了所谓的“城市病”,即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城市中出现了棚户区或贫民窟,以致出现了“反城市化”倾向,即穷人继续涌入城市,富人纷纷迁离城市,搬到郊区甚至乡村居住。因此传统的城市化模式是不适合中国国情的。理由是中国目前的城镇化率刚刚超过50%,而且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依然存在,农民的身份仍然是“农民”,不能同城市居民享受同等待遇。如果中国要达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率,即90%以上的人口集中于城市,那么城市居住条件必定严重恶化,居民生活质量必定大幅度下降,即使城市会因人口的增加而新增不少服务业和就业岗位,但就业机会依然满足不了涌入城市的农民们的要求。

  在厉以宁老师看来,扶贫不是高高在上,而是要以平等的身份参与,跟当地政府和人民共同商量、讨论、研究,怎么把该地区的工作做得更好,让当地的发展更好更快更健康。

  重回鲤鱼洲

  鲤鱼洲(现在叫五星垦殖场),地处鄱阳湖畔,距南昌市区43公里。厉以宁老师对那里有很深的感情。1969年10月,北京大学教职员工一千余人,乘火车去南昌,到农村劳动。落脚点就是江西南昌鲤鱼洲。鲤鱼洲是鄱阳湖的一个围堰,当时是血吸虫病高发区,方圆几十里没有什么村庄,全是荒滩、湿地、沼泽区。北大教职员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和不利条件在那里生产劳动。厉以宁老师到了那里后,和其他同事一起修路建房,白天生产晚上学习,虽然日子清苦,但内心充实。一个月后,厉以宁老师在鲤鱼洲迎来39岁生日。他挥笔写下了“恍然一梦醒何迟,惊觉已临不惑时;风送落花飞似雪,来年春在小桃枝”的七绝,以纪念这段难忘的时光。厉以宁老师说,他在那里亲眼目睹了当地农民的穷苦,感到非常震撼。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的经济学观点发生了转变,决心探索一条研究社会主义经济的新思路。

  1970年12月后,夫人何玉春带着6岁的儿子到鲤鱼洲与厉老师患难与共,她是北大到鲤鱼洲陪同亲人劳动下放的第一人。不久,厉以宁老师挥笔写下《鹧鸪天:迎何玉春来鲤鱼洲》:

  “往事难留一笑中,离愁十载去无踪。银锄共筑田边路,茅屋同遮雨后风。朝露冷,晚霞红,门前夜夜稻香浓。纵然汗渍斑斑在,胜似关山隔万重。”

  夫妻之间的相濡以沫成为那个时代生命中的亮色。1971年9月,北大鲤鱼洲农场撤销,教职员工返校,厉以宁老师又赋《鹧鸪天》一首:

  “烟柳朦胧赣水边,汗珠洒遍稻田间。骄阳似火抢收日,秋雨连绵打谷天。离后聚,苦中甜,共迎铁树放花年。忽闻星夜回京去,此刻心思却惘然。”

  这首词记述了厉老师当时的生活和心境。

  时隔多年,厉以宁老师率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调研组赴江西深入上饶、南昌等地调研,我作为政协工作人员参加了南昌段的调研。2014年4月20日上午,调研组一行来到距南昌市区30公里的南昌市五星垦殖场第五分场和鄱阳湖畔的白沙港码头(也称北大码头)进行调研,调研组人员深入田间地头,进到寻常百姓家了解垦殖场改制、城镇一体化建设和农工的工作生活情况。厉以宁老师再次来到北京大学江西分校(鲤鱼洲)旧址陈列馆和五星垦殖场,他看到那些曾经用过的简单劳作工具和简陋的生活用品,厉以宁老师思绪万千,他一一指着宿舍、食堂、厕所、澡堂、工具棚的遗迹给我们看,跟我们讲述那段40多年前在鲤鱼洲度过的青春岁月。

  如今的鲤鱼洲,昔日的荒凉情景已成历史。经过几代农垦人的艰苦创业,原先鄱阳湖畔这片荒凉地上,绿树成荫、稻浪千重,瓜果飘香、街宽林茂,被江西省列为商品粮基地重点开发区和菜篮子基地。在下午的座谈调研讨论会上,调研组一行先后听取了五星垦殖场领导和省农垦办领导对五星垦殖场和全省农垦系统的改制工作汇报及与会同志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讨论,厉以宁老师对鲤鱼洲未来的发展寄予厚望,并从六个方面阐述了如何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一是弄清楚“生产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的关系,“生产效率”主要是微观的,而“资源配置效率”主要是宏观的。二是混合所有制经济投资主体是多元化,不在于混合所有制经济持股的比例,而在于有完善的法人制度。三是要正确认识国有资本力量的大小,国有资本不在于其存量,而在于其控制力,国有资本减持是为了进一步的发展,让更多的民间资本进来。四是员工持股制是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一种,企业和员工共同分享利润,有利于把大家的心凝聚起来,把大家的力量发挥出来。在今后农垦单位的改革中,可以试行员工持股制。五是城镇化不是一个简单的建设项目,而是一个改革项目。即改革城乡二元体制,让进城农民工能够逐步落户城市,享受跟城市居民一样的待遇。六是未来的农村谁来种田。大量的农业种植散户是客观事实,但家庭农场主、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业企业下乡,是农业发展的方向。七是现在的城乡一体化是单向的,只有农村人口进城;下一阶段的城乡一体化应该是双向,农民可以进城,城里人可以下乡到农村租地种地,农民不再是一种身份,而只是一种职业。

  勤奋不怠持之以恒

  自2003年至今,厉以宁老师连任政协常委已是三届。厉以宁老师时间观念极强,无论是参加政协的大会、常委会、双周协商座谈会,还是参加政协经济委员会召开的其他会议,厉以宁老师总是第一个到达会场,这在委员们当中已成了标识。厉老师每次在会议上的发言总是开门见山、言简意赅、直奔主题,从无拖沓冗长或拖泥带水。

  2013年3月3日,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厉以宁老师提前40分钟到达会场落座并研读会议文件,被新华社记者拍摄报道后,成为那年大会期间在网上流传最广的照片之一。其实,厉以宁老师多年来在北大给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都是提前到教室。从教60年来,从没有缺过一次课、误过一次课。在厉以宁老师心中,教师是神圣的职业,课堂是教师生命中最重要的舞台,传道授业、教书育人是教师的第一职责,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耽误给学生上课。厉以宁老师是这样说的,60年来也是这样做的。

  厉以宁老师是一位非常勤奋敬业的学者,每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然后开始写作和研究,他的所有著作和文章,都是他利用早起的两个小时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每当我看到他用钢笔工整写就的一页页论文,看到他用红笔反复修改文稿的痕迹,看到他直到发言的最后一刻还在仔细琢磨、反复修改文稿的认真态度,我都深感差距和惭愧。记得2013年6月份随同厉以宁老师去湖北出差的时候,早上7点我去厉以宁老师房间,恰逢他正在翻看房间里放着的《史记》。见我进来,厉以宁老师便跟我谈起《史记·项羽本纪》,说起项羽和刘邦的故事,一个是风头劲健意气风发的青年人,一个是饱经风霜屡遭磨难的中年人,按气势论实力应该是项羽占上风,但作为青年人的项羽简单、冲动、好虚名,经受不了挫折和打击,而作为中年人的刘邦知人善任、审时机变,能够百折不挠。所以刘邦可以百败而完胜,只要他不死,力量越来越强大;项羽能百胜而不能一败,一败就身死国破。正所谓“垓下合围霸业空,英雄末路楚歌中;鸿门当断终难断,愧对乌江水自东”(厉老师的七绝)。但《史记》里记载的都是两千多年前的故事,历史性和文学性究竟该怎么看?厉以宁老师随口说起了他曾写过的词中的句子:“前人功过,史书难信,掷笔起彷徨。”历史是一面镜子,但读史书要有批判性的眼光。

  跟厉以宁老师相处的时间长了,便也愈加能感受到厉老师对学生的殷切关怀,有时是一句问询,有时是一点警醒,都能让偶有懈怠的我重新鼓足干劲和勇气。厉以宁老师不仅是一位经济学家,还是一位诗人。他自小就喜好诗词,从少年到现在、从城市到农村、从学习到工作、从逆境到顺境、从事业到家庭,可谓诗意人生、哲理追寻。厉以宁老师1996年的一首《七绝·答友人》道出了心声:“诗是沉思词是情,心泉涌出自然清,从来奉命无佳作,莫给后人留笑名。”诗词跟随了厉以宁老师几十年,体察着其人生的思考和欢喜悲忧,每每读来,都让人有一种沉思和感动。“沿路看山未见人,溪流弯处有孤村,院墙石砌柳遮门。破晓风来云淡淡,午前雾起雨纷纷,红霞再现已黄昏”(浣溪沙·有所思,作于滇藏公路途中,2007)。这首词实际上是厉老师一生三个阶段(少年、青中年、老年)的写照。而我最喜欢的是厉老师诗词中的四句:“处世长存宽厚意,行事唯求无愧心”(破阵子),“山景总须横侧看,晚晴也是艳阳天”(七绝)。厉以宁老师的学识、德行,映照并深深扎根于我的内心。(作者: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办公室 刘焕性)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