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严钦熙:剪报9年 助学生成长心里很满足

人物频道来源:广州日报 2019年01月17日 16:1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严钦熙

  如果你去到中山大学附属中学,学生们一定会介绍校园里的一个地标——位于博学楼一楼楼梯口的剪报栏。这是一块普通的大白板,每天会贴上最新的剪报,文章上还有用红笔精心标注的重点或点评。学生们每每经过这里总会驻足停留片刻,据统计,每天大约有400人次观看剪报。

  9年来,这已经成为这所校园的日常,更换过的剪报更是装了十多箱。剪报的内容多为当天新闻热点,碰上焦点事件和重要人物还会出专辑,例如嫦娥四号登月、诺贝尔奖、霍金去世、每年的全国两会、省市两会等。而这块“白板报”的总编辑、剪报人、评点人均为同一人:该学校的副校长严钦熙。

  近期,从教30多年的严钦熙刚获得“2018年广东省民办教育优秀校长”的称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这位“剪报校长”表示,剪报的初衷很简单:“教育应赋予人思想的成长。”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杜安娜 罗嘉妮

  每天一大早,严钦熙都会准时开始他一天当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剪报。严钦熙的“白板报”编辑部就在与剪报栏一步之遥的学校德育办公室内的边桌上。他会逐一阅读学校订阅的十几份报纸,然后左手翻报纸,右手拿剪刀,一看中合适的内容,他便一刀剪下去,刀路齐整干脆,绝无虚发,仿佛一只眼尖的老鹰在搜索觅食。

  严钦熙还有一个习惯:所有的剪贴工序基本上都是站着完成。即便在广州最冷的季节,他也常常一个人站在那里剪报,心无旁骛、兴趣盎然。

  不让校内资源“闲置”

  严钦熙萌生做剪报栏的想法其实很早。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在湖北省某中学担任班主任时就经常给学生们介绍一些文摘。1997年,他到广州中山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中大附中)任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所带班级进行了一次尝试。他观察到,班级教室后面的黑板常常处于“闲置”状态,“为何不把它利用起来呢?”于是,有一天,严钦熙在这块黑板上贴了两篇文章,“只贴了一两天”。

  严钦熙当时只是默默把文章贴在后面的黑板,“学生有兴趣就去看,没有大张旗鼓宣传”。然而他发现,同学们下课之后都纷纷围上去,还针对文章的内容三三两两讨论起来,平时冷清的黑板前热闹了起来。

  严钦熙觉得效果不错,于是一直把做剪报栏的事放在心头酝酿。直到2011年,他觉得是时候把这件事做起来了,严钦熙说:“我经常在想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引导学生。”

  促成这件事的灵感正是来自学校教学楼一楼的大白板。本来这块大白板是用来公布每天各班的卫生清洁、迟到早退的情况公告。“由于学生们的整体表现都不错,每天各班的评分普遍都是99分和满分”,严钦熙说:“时间久了,这些完美的分数失去了激励的意义,各班班主任和学生对此都不在意了。而学校德育处每天还要去填报这些数字,工序也相当繁琐。”

  也是在那时候,他藏在脑海里多年的想法又再浮现。“能否从报纸上剪些东西贴上来?”严钦熙想:“一来,可以填补空白;二来,可以引导一下学生。再说,每天好多报纸就只有两三个人阅读,之后就全部扔掉,怪可惜的。”

  精剪张贴9年不怠

  事情很快就做起来了。从2011年开始,严钦熙开始了这项他并没有想到会一直做下去的任务。

  他剪的报纸全部都是合法的公开出版物,包括《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参考消息》《检察日报》《人民法院报》《南方周末》《广州日报》等十多份报纸。剪报内容涵盖新闻资讯、评论以及其他叙事类、深度报道等。

  只要不出差,严钦熙几乎每天都会花半小时到一个半小时来剪贴报纸。而当他出差时,会把这项任务专门交代给别的老师完成。

  严钦熙对剪报的外形也追求“完美主义”,“一定要剪裁整齐,并去掉广告,以免扰乱学生阅读的注意力。”同时,他在每篇剪下的报纸上都注明出处和日期。对此他解释道,应让学生们养成讲话和写文章都注明来源的习惯,增强版权保护的意识。

  除此之外,他还会刻意把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评论贴在一起,重点信息用红笔勾画,偶尔加上推荐语。

  对剪报的贴法,严钦熙也颇有讲究:“大小不一的剪报片约20片,在白板上要贴得疏密有致,让人觉得美观大方。”

  而为了提高剪报栏的吸引力,严钦熙还摸索出一些诀窍:每天更换、保持新鲜;勾画重点,节省阅读时间;严肃内容旁边搭配漫画或趣味贴;尝试撰拟不同的广告语等。“现在剪报栏上用的已经是第七代广告语:坚持用零散的时间看三年,你提高的绝不仅仅是作文水平。”严钦熙笑着说。

  台上讲话无关成绩

  “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生去阅读剪报,经常还会有学生去索要更换下来的剪报。偶尔有同学在路上碰到我,还会就某一篇剪报内容跟我讨论。”严钦熙把自己形容为“菜档老板”,每天一页页翻开一大摞报纸,剪出所选内容,娴熟地贴好,再收拾桌上的胶水、剪刀和剩下的报纸。每天“卖完菜”,他双手十指微黑,“但心里特别满足”。

  这几年,中大附中语文组的何云华老师把严钦熙换下来的剪报重新整理编撰,按照不同主题进行分类,并增加简洁的剪报述评,目前已经分类编辑成了四本书,在学生和家长中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与剪报栏作为“姊妹篇”推出的,还有严钦熙策划的“国旗下讲话”活动。每周一学校升旗时,安排两位学生上台讲话。每周有不同的主题,有关心世界的大事,也聚焦生活中的小事。“希望学生能充分地思考、辨析和表达。”

  严钦熙通过这个活动,让学生成为升旗仪式讲话的主角,而且每周都安排不同的学生讲,“上台讲话的同学与成绩好坏无关。只要你对某件事有自己的看法,能言之成理,言之成章,愿意和大家分享就都可以。”初步统计,除去节假日来计算,一年下来该校有六七十位学生上台发言。

  “为同学们开辟更多表现自己、挑战自己和锻炼自己的平台”,用心良苦的严钦熙告诉记者,就连贴剪报的白板上的毛笔字横幅“国旗下讲话”这几个字,都是由学生书写的,且这个横幅还会定期更换。 “都是为了让更多学生有展现自己的机会。”严钦熙说。

  对话:

  学生理性、公允就是我的成就感

  广州日报:剪报是不是你教育理念的一种实现和表达?

  严钦熙:人的思维成长是一个渐进过程。学生需要适当地接触了解社会,而学校担负着不可推卸的引导责任。

  老师对学生进行思想教导,如果没做充分的准备,可能会说不适当的话;校长也不可能经常对着全体同学讲话。既然如此,我就通过剪报来表达我的想法。剪报具有价值指向,学生们会潜移默化地感受到。所以,我们剪报栏最初的开栏语就是“走走,停停,看看,想想,这些都和我们的生活有关。”这个世界每天都发生着什么,跟我们都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广州日报:近年来资讯发达程度超过以往,通过智能手机就可以了解大量信息,为何仍要坚持剪报?

  严钦熙:学生使用手机的时间和方式都有限,他们有时间可能会更多关心新潮流行的东西,比如明星动态、体育赛事、穿着打扮等信息。信息量少时,人容易恐惧;信息单一时,人又容易偏执。所以我希望能用这种方式让学生们去关注这些信息之外的、更有意义的东西。

  不过,为了提高学生们的阅读兴趣,我也会剪一些体育、娱乐和漫画的内容给他们。现在,每天看到学生聚集在剪贴栏前,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广州日报:这些剪报内容,会不会通过其他方式,比如微信群转发到各班级以及家长手中?

  严钦熙:这样未免过于强制,还是自然状态比较好。我很少在老师群里发东西,而现在我发现,来看剪报栏的老师倒是越来越多了。

  对学生来说,早晨、中午、晚上、课间,或者上下楼、打完球、吃过饭、准备放学回家,任何他们自己能支配的时间,学生都可以来看。而没空的或者不愿意来看的也不需要有任何负担。

  广州日报:你在什么时候比较有成就感?

  严钦熙:我觉得中大附中学生总体来说言行得体,自信大方。他们能不极端,能够尽量用理性的、公允的眼光去看待和判断事物,这样我就很有成就感。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