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夏荔:掘进隧道新愚公 打通黑洞靠奋斗

人物频道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年12月14日 11:4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现在回想起那8年的付出,那些巨大的压力,那些流过的汗水和泪水,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夏荔

  夏荔,这个1987年出生的年轻小伙,从2009年开始,便把自己的青春与胡麻岭隧道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这条隧道位于兰州榆中县与定西市渭源县交界处,全长13.61公里,有着“兰渝铁路鬼门关”之称。胡麻岭隧道一头连着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一头牵着群山起伏的秦巴山区,它能否顺利贯通,直接决定了兰渝铁路这条铁路大动脉能否顺利“搏动”。夏荔,时任中国铁建中铁十九局集团兰渝铁路胡麻岭隧道2#斜井总工程师,带领着他的技术团队一路攻坚克难,用了8年青春时光,打通了这个难以逾越的“鬼门关”,也为中国铁路建设描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施工安全风险高 如在粥里挖隧道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用这句古诗来形容胡麻岭隧道的建设之路并不为过。胡麻岭隧道是兰渝铁路工程自兰州东向重庆方向的一条长隧道。隧道自2009年3月进场施工,前3年隧道掘进顺利,每个月掘进近百米。到2011年,隧道仅剩3.25公里,包括困难地段1、2号斜井间的173米。而正是这短短的3.25公里的距离,却让他们的工作停滞不前。

  “没有经历过胡麻岭隧道,你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有多么恐怖。”回忆起在胡麻岭隧道工作的日子,夏荔依旧十分感慨。夏荔回忆,有一次隧道施工突然遇到一种极其罕见的地层,涌出的泥沙如泥石流一样淹没了已修好的隧道,此后的日子如同噩梦。

  “一开始挖的还是石头,再往前挖断,不断掘进的掌子面上就像流眼泪一样开始渗水,再挖着挖着,掌子面上的石头慢慢像洋葱一样开始层层剥落,最后变成了流沙状。”夏荔说,这种地质被称为第三系饱和富水粉细砂地层,里头还形成有大小不等的水囊,也就是特别“细致”的泥沙,还夹杂着大量的水分。这条隧道还因此被各方专家、院士定性为“国内罕见、世界难题”,施工安全风险较高。

  “挖隧道怕水不怕石,有水的话,一挖就会四处渗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坍塌,随时随刻都得提心吊胆。作业难度就好比在粥里面打隧道一样。”夏荔说,当时刚发现这个地质层时,泥沙不断地从掌子面喷涌而出,5万多立方米的泥沙直接把当时挖好的隧道给回退了200多米。为了防止泥沙流到隧道口,他们一边清理一边还修建了5道2米高的挡土墙。“当时整个隧道里全是黄土夹杂泥沙,那黄土就跟面粉一样细。”光是清理这些渗出来的泥沙,就花了两年时间。

  3.25公里无法用机器 只能人工刨挖

  夏荔说,当时国内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地质条件,国内各个单位的专家都束手无策,只好求助国外专家。德国专家带着先进设备漂洋过海来隧道驻扎一个月,最后还是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有一位德国专家甚至说:“不可能,人类不可能在这种地质中打隧道。”听到德国专家的说法,夏荔和他的技术团队顶着巨大的压力,继续没日没夜地在隧道里忙活着、研究着。

  挖这种地质条件的隧道不像挖岩石山体的隧道,这种地质层含水量高,必须先把水抽掉,还不能把沙子抽出去。夏荔和他的技术团队便想出了“超前水平真空降水”的方式,同时再用“高压大直径长管原岩注浆”的方式,把隧道里的沙子固化,再进行挖采作业。

  万一隧道塌方怎么办?他们又想出了“九宫格作业法”。这种作业方式,一处塌方时不会影响其他8个作业面的施工,进而保证了施工的效率和质量。此外还有其他几十种工作方式,全都一一上阵,其中不少作业方式还是国内首创,甚至在后来申请了专利。

  囿于这种独特的地质条件,大型的设备根本无法进入隧道作业,“因为大型机器开机产生震动,很容易使隧道的泥沙塌方。这3.25公里,全是我们工人一铁锹一铁锹给刨出来的,再用小推车一车一车地往外运送。”夏荔说,慢慢摸着了门道,但是施工过程依旧小心谨慎,每个月下来只能掘进五到六米。而普通隧道施工一个月能掘进120多米。

  隧道里“下雨” 浑身打湿落下病根

  作为总工程师,夏荔每天都与一线工人战斗在一起。早上5点多就起床,6点多进隧道,除了饭点时间,他常常会直到晚上八九点才出来。哪里最危险,他就往哪里站。

  由于地质条件特殊,隧道里的作业环境异常艰苦。在隧道里吃饭,不知道什么时候饭碗里就会落进一块土。地面上淤积的泥沙没过了小腿肚子,一不小心,雨鞋就会陷在泥沙里拔不出来。隧道里每天都在“下雨”,吧嗒吧嗒地往下滴水,水顺着脖子往衣服里淌,衣服总是被浸透。长年累月在隧道里工作,夏荔落下了病根,两侧肩胛骨总是隐隐作痛。最严重的那段日子,他根本无法躺着睡觉,只能趴着睡。

  隧道临近贯通那段日子,他和工友夜夜睡在隧道里守着。“其实临贯通那段时间是最危险的,因为两头打通后山体的受力结构会发生变化。”一方面是期待贯通,一方面又担心功亏一篑,带着紧张的心情,夏荔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2017年6月19日9点29分,一个直径4厘米大小的洞口被凿穿,对面的光透射进来,胡麻岭隧道终于贯通!那一刻,现场,有人哭了,也有人笑了,所有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彻夜未眠的夏荔内心五味杂陈:“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就像花了8年的时间孕育了一个孩子,终于降生了。”那一刻,他的眼里也泛起了泪花。

  2017年9月29日,兰渝铁路全线通车,成都至兰州车程缩短至8小时。2019年1月5日,兰渝铁路即将全线开通动车组。穿过这条胡麻岭隧道也许只要短短几分钟,而对于夏荔和他的团队来说,却走了整整8年。

  “前人没有经验的东西只能自己去摸索,没有人来帮助你的时候只有自己去尝试。人们都说我们是新时代的‘愚公’,一点点亲手挖通了这条隧道。现在回想起那8年的付出,那些巨大的压力,那些流过的汗水和泪水,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夏荔说。

  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