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谭玉娇:残奥冠军忆初心 双手举起青春梦

人物频道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年12月14日 12:0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梦想有种神奇的力量,能指引我一直超越自我、追求卓越,而正是有了梦想的指引,才能让我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谭玉娇

  7岁那年被诊断为急性骨髓炎,右腿萎缩,她成了一个不能跑跳、走路颠簸的残疾孩子;13岁那年结缘举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从伦敦残奥会的银牌到里约残奥会的金牌,再到今年亚洲残疾人运动会两次刷新世界纪录,她成为残疾人举重世界纪录保持者。命运对于她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没有剥夺她“敢于有梦”的勇气,她用奋斗的青春弥补了身体的缺憾,用双手举起了自己的梦想。她就是谭玉娇,此次北京青年榜样的获得者。

  “我不懂什么是举重,但我要试试”

  和举重结缘,一开始并不在谭玉娇的人生规划中。这个意外发生在她7岁那年,她因为右脚骨髓发炎,术后恢复不及时导致腿部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本该是活蹦乱跳的年纪,因为右腿萎缩,她成了一个不能跑跳、走路颠簸的残疾孩子,她没有办法再参与小伙伴们的追逐游戏,甚至没有办法再上体育课。但这个内心坚强的女孩子不想就这样度过此生,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参加了残联的运动员选拔。当时任湖南省湘潭市体校举重教练的彭向荣一眼相中她,问她:“姑娘,你想练举重吗?”举重,对于一个6年没有上过体育课的孩子来说没有任何概念,但谭玉娇坚定地说:“我不懂什么是举重,但是我想试试。”

  残疾人举重和常规举重有所不同,需要运动员躺在举重床上,依靠肩背和上肢的力量将杠铃举起来。健全人举重,运动员更多是利用腰、腿、胳膊整体发力,而残疾人举重更考验运动员的绝对力量。由于参加残疾人举重项目的运动员均是下肢不好,有的腰也不好,所以平时训练可选择的锻炼部位就非常局限。很多运动员平时生活需要依靠轮椅,往往每次训练过后,运动员胳膊累得连轮椅都划不动。

  谭玉娇也不例外,刚开始进行举重训练时,往往是最后一组训练下来,摊开手掌发现血泡已经被磨破翻开了皮,露出鲜红的肉;吃饭时胳膊抖得连筷子都拿不住;前胸后背疼得大气也不敢喘;有时晚上趴在桌子前写作业,眼泪就会默默地往下掉。那时她还只是个14岁的孩子,不知道这样的训练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最终可以收获什么,只知道这是她最初的选择,一定要坚持到底。

  和金牌失之交臂仍不忘初心

  在训练了一个月后,谭玉娇参加了湖南省第六届残疾人运动会,结果意外地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冠军。19岁的她放弃高考进入国家队,在印度的班加罗尔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此时,谭玉娇已在国家队中被认定为2012年伦敦残奥会最有夺金希望的种子选手之一。

  但天有不测风云,奥运备战期间,随着重量一点点增加,谭玉娇左肩旧伤开始隐隐作痛,她一直咬牙坚持,就算已经疼得夜不能寝,她也没抱怨过一句。她至今仍记得,在赛前三个月的一次训练中,杠铃的重量加到了127公斤,她咬牙举了5组5个,按照训练规律的推算,意味着她已经能举起将近155公斤,超出世界纪录8公斤。可是就在当天晚上,意外发生了,她的左肩疼得越来越厉害,第二天早上她内心忐忑地到了训练场,当她拿起那根熟悉的杠铃杆时,肌肉撕裂般的疼痛,眼泪止不住地流……就这样,赛前三个月,她被迫停训治伤,进行康复训练。

  接下来的时间,谭玉娇非常积极地进行治疗,扎针、拔罐、吃药、盐水热敷,每天都期望情况变好一点,但似乎都无济于事。最终,谭玉娇以一枚银牌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残奥会征程。“我还年轻,还有下一次,”站在领奖台上,她咬着嘴唇,暗下决心,“一定要拿到奥运金牌!”

  为了这个冠军梦等了13年

  奥运会金牌对于每一位运动员来说,诱惑力太大了。2016年里约残奥会前,谭玉娇对金牌的渴望和压力同时达到了顶峰,几乎将她压垮。教练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有一天,教练把她带到一个空旷的操场上,对她说:“我都懂,你什么都不用说,大声喊出来就好。”一声、两声、三声,她声嘶力竭,喊出了这些年奋斗的辛酸,也喊出了心灵深处的憧憬、梦想和渴望……

  2016年9月11日,在里约会议中心2号馆,随着三盏白灯同时亮起一致通过,谭玉娇打破女子举重67公斤级世界纪录。嘹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响彻赛场,谭玉娇手握那枚金灿灿的奖牌,对着飘扬在前方的五星红旗用尽力气喊出:“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是的,她做到了,为了这一刻,她等了13年。

  从那以后,谭玉娇参加的举重比赛一路绿灯,她成为残疾人举重世界纪录保持者。每次比赛试举前,她都会放声大喊。有人问过她:“为什么要呐喊?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吗?”她说:“是,但不全是。”这是一种习惯,是比赛前的固定动作,是鼓劲,更是她举重生涯15年来向残缺命运发出的声声呐喊。

  人生不设限 大学梦同样要追

  “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争取下届奥运会的冠军,一个是继续在大学深造,接受更好的教育。”谭玉娇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练举重,还是高考?”虽然谭玉娇为了举重放弃了高考,但并不意味着她要放弃自己的大学梦。谭玉娇从小学开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即使从初一正式开始残疾人举重训练,她也是一边训练一边坚持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学校离训练队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谭玉娇时常在上课的时间背着书包一瘸一拐地走出校门去训练,又在夜幕降临时匆匆赶回来继续学习。

  由于高考和2009年全国残疾人举重锦标赛时间冲突,谭玉娇不得不做出抉择。从那以后,“上大学”成为她心中的一个结。伦敦残奥会后她有机会在杭州读了一个大专,但她更希望能拿到一个学士学位。当她得知中国残联和北京体育大学联合办学,可以免试招收优秀的残疾运动员进入本科学习之后,谭玉娇第一时间报了名,她希望进入北体大学习专业系统的体育理论知识和更科学更先进的训练方法及康复手段。“我现在除了备战2020年东京残奥会外,也希望有机会能在北体大继续读研究生。”谭玉娇说,梦想有种神奇的力量,能指引她一直超越自我、追求卓越,而正是有了梦想的指引,才能让她“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文/本报记者 刘婧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