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我做英雄妻子的这些年

人物频道来源:央视网 2018年10月19日 09:5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记者 刘畅):当静姐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有点暗下来了。把包和外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她看了看屋里,叹了口气。

  今天是丈夫的事迹报告会的第一场。她的丈夫是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作为“英雄的妻子”,她也上台做了演讲。那些话明明讲述的都是过去的故事,也在家里练习过很多次,她以为自己早已能够坦然面对,却在讲说中,仍忍不住哭了出来,一直到下台很久了,依然停不下来。

  报告结束后,蜂拥而至的记者们拉着她和丈夫做了两个多小时的采访。眼前有鲜花、掌声、众人灼热的眼光和闪耀的闪光灯,这让她感到炫目和不真实。她有些木然地回答着问题,讲述着那些丈夫在过去十几年中,工作生活中的点滴往事,刚刚退去的泪水又涌出来了。

  静姐的丈夫是一名“拆弹专家”,就像电影《拆弹专家》和《拆弹部队》里演的那样,是公安战线上最危险的工种之一。每一次面临炸弹装置上那一红一蓝两根导线,都是一次关乎生命的抉择,一旦剪错,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

  走到客厅,静姐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看着蒸汽袅袅上升,感觉眼前又有些朦胧。想起白天的报告会,演讲台后一面巨大的LED屏幕一直轮播着丈夫工作中的照片,这其中的绝大多数,她也都是第一次见到。不是自己不够关心,只是因为工作过于危险,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一直以来丈夫都选择隐瞒自己工作的真实情况,只说是普通的公安干警。

  静姐第一次了解丈夫工作的真实情况,就是那次可怕的爆炸事故。在那场事故中,丈夫为了保护同行的记者和同事,把所有人都推开,独自一人面对燃烧的爆炸物。同行的所有人都安全撤离,只有他被大火包围了,受了重伤。

  她一直记得那个晚上。当丈夫的同事一脸凝重叫她到单位时,她便开始颤抖,以为丈夫已经牺牲了。

  万幸的是,那次丈夫只是烧伤,没有危及生命。但脸部二度烧伤、双手深二度烧伤的惨状,还是让匆匆赶到医院的静姐只看一眼便哭得痛彻心扉。在报告会上,丈夫自己谈起这段经历,只用了三两句话便带过。而她却清清楚楚记得,在那寥寥数字的“两次住院,多次植皮、矫正手术”的背后,是长达一年半的治疗和康复。每一次,都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痛苦。每一次,她坚强地陪着丈夫给他鼓励加油,却在下一秒独处的时候,无法抑制地掩面痛哭。

  作为“英雄的妻子”,静姐觉得自己还算幸运。丈夫虽然落下七级伤残,还在日后十几年的工作中依旧免不了磕磕碰碰,但伤是可以愈合的,好了伤疤她就努力让自己忘记伤时的痛。毕竟人还在。人在,家就是完整的。

  但静姐不想要这种幸运。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她只想要简单平静的生活。那次受伤并没有让丈夫放弃自己的工作,这让她十分痛苦和不能理解。那几年,两口子吵了无数的架。每一次丈夫接到单位电话就要离开家的时候,她都几近崩溃。曾经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让她彻底了解了丈夫的工作,让她深深地知道也许哪一次丈夫出警之后就会再也回不来。她不想做英雄的妻子,她不想让丈夫做英雄,她不想每一天都活在丈夫随时可能牺牲的阴影里。

  如今回头去看十几年前的那段时光,她想,当年的自己一定像个疯婆子。为了让丈夫换个工作,她苦苦哀求过,也愤怒嘶吼过。她和他吵架,她对他哭泣,她因为他固执地坚守岗位而恨极了他。最后一次争吵时,她发疯一般地哭闹。丈夫看着她,眼睛里都是心痛。

  “我做这件事,不是要做英雄。”

  “我爱你,更爱这个家。”

  “可拆弹这件事,总要有人做。这是我的专业,那它对我而言就是我应该做的。不管是否危险,我都责无旁贷。”

  那天之后,她懂了丈夫,也懂了这份工作。虽然她仍然无法做个无私伟大的女人,能够打心眼儿里支持,但她想,至少,我能做个不给他添麻烦的人。

  在那之后,丈夫的工作似乎成了家中的禁忌之地。他们从不会在家里谈起,也不会为他们的女儿讲起父亲的工作。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地绕开这个话题。十几年里,静姐几乎没有去过丈夫的单位,从不去探听他执行的任何一次任务。

  她开始喜欢丈夫出差的日子。丈夫常常一走便是两三个月,临行前总会安慰她,这次只是例行检查任务并不危险。她便相信,反复在心里跟自己说,就是这样,我相信。而后便能过上一阵子心无涟漪的日子。她当然更喜欢丈夫休假的日子。虽然他们始终无法有一次真正的假日,去她想去的地方转一转旅旅游,但即便是在家执手而坐,也令她愉悦。

  你回家,我便照顾你。你出门,我帮你穿好警服。她就在这样努力维系的平静下,努力地扮演好“英雄贤内助”的角色。

  只是在那一个又一个,丈夫接到电话便离家去执行任务的夜晚,她依旧难眠。她在手机里下了许多小游戏、视频app,她下载了许多嬉笑吵闹的综艺节目,她用它们填满丈夫出门后的每一分钟。直到手机振动,她收到丈夫那条“任务结束,安全回家”的短信,才能稍作平静地闭眼眯上一会儿。

  杯子里的水渐渐凉了。房间里更昏暗了,静姐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快到女儿放学的时候了。

  她发现自己脸上不知不觉中又挂满了泪水,扯着衣袖赶紧擦了,收拾了下自己的心情,换上家居的衣服开始做饭。此时她不再是英雄的妻子了,她还是那个平凡的女人,孩子的母亲。她又是她自己了。

  今天临离开会场时,宣传部门的同志说,接下来还会有多场报告会,会离开他们所在的城市,去给更多的人讲述。她心里有点抗拒,有些不知所措。她不适应这样抛头露面的场合,也担心自己和丈夫都去外地作报告,谁给孩子做饭。她更担心,当自己这个家庭变成了远近闻名的“英雄家庭”,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是否又要有改变。

  毕竟,她最大的愿望永远都与名利无关。她现在最大的憧憬,就是已经54岁的丈夫能够平安渡过退休前的这最后六年。那时,女儿应该也要大学毕业了。而后,她想全家一起去旅游,把这几十年没去过的地方都去了,而后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找一个洒满阳光的居所,安度余生。(本文原型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张保国妻子李静)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