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她驾机车飞秦岭 ——记中国第一代电力机车女司机高琨璞

人物频道来源:央视网 2018年06月26日 18:2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1

        央视网消息:1973年底,我国第一个电力机务段前身——宝鸡电力机车段,决定招收一批电力机车女司机,尽管条件苛刻,还是有许多女青年报了名。经过层层筛选,22岁的高琨璞等21名女工有幸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电力机车女司机。提起第一次登上机车的经历,高琨璞激动不已。

        第一次登上机车

        那是1974年3月的一天,高琨璞和同伴杨红莉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司机和副司机两位师傅。师傅到来后,首先叮嘱一些安全事项。高琨璞、杨红莉随师傅一起登上整装待发的SS1型电力机车。机车在两位师傅的呼唤应答中缓缓启动了。站台上的人们见火车头里有了女司机,非常好奇,都瞪大了眼睛往车头里看。坐在现代化的电力机车里,让从未来坐过火车头的高琨璞领略了风驰电掣的感觉。透过宽大的前窗玻璃,外面的秦岭山、渭河水尽收眼底,让她顿感心旷神怡。

1

中国第一代电力机车女司机旧照(左二为高琨璞

1

中国第一代电力机车女司机重聚(左一为高琨璞)

        秦岭山脉连绵起伏,巍巍壮观。列车宛如一条游龙穿梭于群山之中,时隐时现。美丽的嘉陵江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一条银色的绸带在飘忽。高琨璞被眼前的美景陶醉了,心里当司机真好!

        一次有惊无险的征程

        一天夜里,高琨璞、杨红莉和两位师傅从凤州接班回宝鸡。凌晨时分,师傅见她俩人面露倦容,就告诫:“司机绝不能养成上车打盹睡觉的习惯,这关系到一列车人的生命安全,或一列车货物的安全。”可平时一坐火车就想睡觉的高琨璞,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为保持清醒,她只好一会儿坐一会儿站,或拿上手电到机车走道巡视一圈。

1

高琨璞(左一)

        凌晨4时多,列车到达秦岭站,她们本务机车前面挂了两台补机。刚出秦岭车站不久,师徒四人刚刚放松了精神。谁知,“砰!”的一声巨响,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哗啦”一下,前窗玻璃劈头盖脸倾泻而下。高琨璞一激灵腾地站起来,发现脖子里灌进了许多冰凉刺人的玻璃渣,顿时惊慌。“怎么回事?”她抬头看见其他3个人头上、身上、脖子里也都是玉米粒大小的钢化玻璃,司机台和司机室地上则像刚下过一场冰雹。

        列车停在秦岭站至青石崖站之间,三台机车司机与相关部门联系后,师傅说:“小高,拿上工具,跟我上车顶。”

        登上车顶,寒冷的山风迎面扑来,高琨璞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只见四周黑漆漆的,脚下只有30厘米的走道……借手电光一看,原来是高压线的托架掉了下来,挂坏了三台电力机车的受电弓。刚才她们的前窗玻璃,就是被前面机车受电弓部件砸烂的。

        这时的受电弓滑板托架不知飞向何方,受电弓支承杆像大炮一样指向天空。

        高琨璞帮助师傅一起把损坏的受电弓拆下来,固定在机车顶上。之后,师傅与相关单位联系后,升起前受电弓(车顶有两台受电弓),顺利回到宝鸡,完成了这次有惊无险的值乘任务。

        第一次单独驾车

1

        1976年6月,高琨璞、胡学政、瘳淑琴经过考核,被任命为司机,成为新中国第一代电力机车女司机,高琨璞担当了第一任司机长。刚考上司机,领导担心她们经验不足,给每个女司机班配备了一名男司机保驾护航。

        一天,车间主任找到正在待班的高琨璞说:“今天有趟特运,可没人保驾,能不能走?”高琨璞连想都没想就说:“行!”

        经过两年多的磨炼,高琨璞虽已掌握了SS1型电力机车驾驶和故障处理技术,但还没有单独驾驶过机车。

        高琨璞和副司机非常仔细地检查机车,伴着一声嘹亮的长鸣,列车慢慢地启动了。

        宝成铁路是我国最难走的铁路线,坡大沟深弯道多,地势险峻,从宝鸡至秦岭站,5个区间,42公里路,就有48座隧道,几乎是出了这洞进那洞,都是长陡坡道,最大坡道33 ‰,堪称世界之最,驾驶难度可想而知。

        以前开车,都有保驾司机坐在旁边,哪怕他一言不发,高琨璞也觉得心里踏实。一路上高琨璞全神贯注,见到山洞、弯道,就主动鸣笛、后部瞭望,样样做得一丝不苟、严肃认真。列车在略阳站停稳后,高琨璞转身对副司机刘维萍说:“今天我第一次独立操作。”刘维萍笑着说:“我知道。”运行路上,她俩除了呼唤应答,紧张得没有说过一句多余的话,配合得非常默契。

        然而,一场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那天,高琨璞机组从略阳接班,拉了一列1800吨的货车回宝鸡。列车一过凤州,天下起了大雪,轨道上结了一层薄冰,速度就跑不起来了。黄牛铺车站一过,速度越来越低。接近秦岭车站那段路,是一个大弯道,又有20 ‰的长大坡道,许多机车在这里发生途停责任事故。不一会儿,速度只剩下每小时十几公里。这时,机车连续打空转,高琨璞连踩撒沙阀,只见速度表针忽上忽下,机车还在空转,速度还也在下降。

        高琨璞意识到前沙箱的沙子用完了,怎么办?列车停下,就是责任途停事故,就待请求救援。高琨璞果断地对副司机说:“下车撒沙!”两位副司机拿着饭盒、茶缸,飞身跳下缓缓前行的机车。刺骨的山风夹杂着雪花迎面刮来,远处还不时传来几声野狼嚎叫。俩人顾不了这些,用饭盒和茶缸从后沙箱装上沙子,再紧跑几步撒在机车头前面的钢轨上。高琨璞紧张有序地采取着一切补救措施,列车速度慢慢回升,缓缓驶进了秦岭车站。

1

高琨璞(右) 

        在多年驾车经历中,高琨璞耳闻目睹了许多险情和事故,也经历过好几次事故救援。她以此为鉴,苦练驾驶本领,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优异成绩,和中国第一代电力机车女司机一道,在共和国铁路发展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