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吴桂云 一生只为舞台醉

人物频道来源:央视网 2018年01月22日 12:3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1

央视网消息:河北梆子现代戏《李保国》在北京演出,在保利剧场后台走廊偶遇吴桂云,差点惊掉下巴,她竟然是一副农村老太太装扮,肥肥大大的紫花色粗布斜襟罩衫,半长不短的齐颈发型,竟有几分酷似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高玉倩。此前虽然听到了她要演华子奶奶的消息,却也只当作了一个消息而已,并未当真。毕竟,从武生到老旦,跨度不是一般的大。况且,已经是功成名就的名角,她竟然有勇气跨行当挑战自己。对于新创剧目而言,每一个人物都是新的角色,都需要用心去塑造,华子奶奶还是一个有重要戏剧作用的人物,玩票的心态肯定无法完成人物。得不到观众的认可,对吴桂云这个水平的演员来说就算是失败。心里为她暗暗担心。然而,当她带着围裙,擦着双手从侧幕走出来,不由为她鼓掌。

 ▲《李保国》吴桂云饰奶奶

▲《李保国》吴桂云饰奶奶

一个钟馗,历练了二十九年

钟馗,在吴桂云的演艺生涯占据着绝对位置,那甚至不是一般所说的代表作或成名作,以吴桂云的话说就是,一个钟馗,历练了29年,她用29年的时间投入了一个角色。以至于后来有好长时间,她都恍惚觉得钟馗一直跟着她,时时在她的周围……好像走火入魔一样。29年时间,一个而立的轮回,该是怎样的爱之深才能这样不离不弃!

其实,一直想和吴桂云聊聊钟馗,聊聊她演的辛弃疾、杨八郎、韩琪以及杨六郎……吴桂云1968年出生在大清河白洋淀旁。无论是大淀里渔船上还是水岸边,高亢悲怆的梆子腔是当地人们闲时的消遣忙时的慰藉。悲伤时吼一腔,快乐时亮一嗓,竟是那么的畅快。吴桂云的父亲是典型的梆子迷,不仅收藏着很多剧照,甚至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都送去学河北梆子,吴桂云的大姐吴岱云13岁就被送到天津小百花河北梆子团学戏,后来成为吴桂云学习河北梆子的启蒙者和引路人。8岁时,父亲又将吴桂云送到了大姐身边。大姐承担着父亲“望女成凤”的心愿,对吴桂云练功要求十分严格。那时候,其实不懂戏是啥,也并没有意识到学戏意味着什么,她只是凭着一个女孩子的心思,喜欢旦角那飘飘的裙裾,华丽的头饰,婉转的唱腔,妩媚的手势,翻飞的水袖……便自然而然学了旦角表演。她自己学的兴味盎然,大姐却暗暗发愁。艺术需要天赋条件,表演艺术更是如此。在“要吃饭一窝旦”的河北梆子界,旦角的竞争激烈毋庸置疑。大姐看出来吴桂云学习旦角前途暗淡,但她不怕吃苦,肯努力,便跟同为剧团武生的丈夫商量,让小妹学习文武老生。但是桂云却不乐意,赌气把髯口扔到了房顶上……终究她没能拗过严厉的大姐,转学了武生,由大姐夫亲自开蒙。所谓任何经历都不是白过的,就是那短短的学习旦角的经历,无形中却渗透到吴桂云以后塑造角色当中。十几年后,她主演《南北和》,在杨八郎的唱腔中既有杨家将的刚直忠耿,还能体味到面对妻子时的一丝柔婉,面对母亲时的一缕深情,有了不一样的韵味。吴桂云自己认为是学过旦角的影响,其实细研起来还是对人物的理解准确,对人物内心情感变化的把握层次清楚。说起彻底放弃对旦角的留恋,还是因为《南北和》。1989年,吴桂云已经辗转到了河北省无极县河北梆子剧团,父亲在院里坐着掰棒子的时候,偶然从收音机里听到了裴艳玲主演的《南北和》便赶紧录了下来,等吴桂云回家的时候像宝贝一样拿出来给吴桂云听。吴桂云一下子就被抓住了,着了魔一样地学唱,一句唱腔翻来覆去听了一晚上,每一个细小的变化都不放过……一直到天亮。从此之后,她不再东张西望,暗下决心,做一个裴老师那样的演员。

▲《南北和》吴桂云饰演杨延顺

▲《南北和》吴桂云饰演杨延顺

后来,爱人扈晓波从河北省艺术学校(现河北省艺术职业学院)毕业分到了邢台市河北梆子剧团,吴桂云便一起调了过去。但是,那时她才21岁,又是新人,纵有万丈雄心,也要待机而飞。加上戏曲危机的加重,剧团在勉力维持中,演出一场戏补助才一两块钱。为了生活,心思活泛的扈晓波便在业余时间开了一个“戏剧服装照相部”,每天的收入竟有30元!苦苦撑持中,他们有些动摇了,痴恋的舞台对他们而言竟然有些冰冷和荒凉!扈晓波试着劝吴桂云改二衣箱算了!现在说起来,吴桂云微微笑着,云淡风轻,可当时,内心该是怎样的凄风苦雨!十几年兜兜转转,不就为了找到舞台上那方属于自己的空间,找到那盏专打在自己身上的灯吗?就甘心这么转身离去?可不走,希望在哪里?排《钟馗》吧,扈晓波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吴桂云眼前一亮,裴艳玲演出的《钟馗》曾让自己心驰神往。从行当上来说,人物本身集小生、武生、老生和花脸于一身,“四合一”,具有非常大的发挥展示空间。而人物经历的曲折、内心情感的复杂变化又具有强烈的戏剧性。她觉得适合自己演出,就主动向团领导提出来。领导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才说,那就给你七天时间试试,七天后考核。吴桂云被激起了斗志。她对着录像,废寝忘食,从模仿做起,一点点地分析琢磨,体会人物,融于程式动作……七天后的考核,领导当场拍板,就给她排这出戏,29天后上演!人们认可接受了她演的钟馗,甚至唱念做打间还有几分裴艳玲先生的影子!从此以后,《钟馗》成了她的必演剧目,而且赢得荣誉无数:1993年,获得全国青年戏曲演员比赛冠军;1994年,在世界妇女大会演出;1995年中央电视台国际部、河北电视台国际部联合拍摄纪录片《吴桂云演戏》;2011年,凭借《钟馗》《长剑歌》获得第二十五届梅花奖;2014年在APK峰会表演……有人说吴桂云把钟馗演活了,而只有她知道,这个演“活了”是怎样达到的。在她经历了更多的人生起伏后,深深体会到了裴艳玲先生演的“钟馗”为什么如此感人,那是人生经历的沉浸与积淀!吴桂云也是在慢慢地不自觉地把自身的人生经历渗入到人物当中,使人物不断濡染生活的气息,濡染情感的血脉,才逐渐丰满了血肉和筋骨。好的演员凭着聪慧和悟性,能够把人物演“像”了,但是,真正使人物“活起来”则必有深切的体验。演了无数场,只有在父亲去世时,才真正理解了钟馗与妹妹的生离死别,理解了裴艳玲先生演出中的那有些怪异的三声笑。父亲弥留之际,拉着桂云的手说,要唱河北梆子就去省梆子剧院,否则就离开舞台别唱了。那时候,吴桂云正陷入事业的低谷,在外漂泊流浪,蜗居在北京的地下室,迷茫而困顿。父亲始终不放心这个小女儿的状态……情到深处人孤独,悲到极处根本就哭不出来,她只能嗷嗷叫……这种情感体验让她用到了那三声笑里,便有了更深一层的韵味。大哥要离开回新疆时,看自己的那个眼神,让她捕捉到了钟馗与妹妹分别时的眼神……甚至,回老家时,走到家门口,忽然想到了钟馗那“来到家门前”的心情,该是怎样的动作呢?不由伸手扣起门环……甚至,有那么近十年的时间,她有一个奇怪的感觉,就觉得这个人物老跟着自己,在舞台上演出,前边似乎有个钟馗在引着走……我笑她是走火入魔了,而其实这是一个塑造人物的境界,魂牵梦绕,朝思暮想,沉浸其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将合未合,若即若离,终有一天,将合二为一,达到一个更为自由的艺术境界。正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时光终不负有情人

为了舞台梦,她是一个没有青春的女孩。20岁以前,正是爱美的年纪,她却从没穿过女孩的衣服,只为了保持塑造人物时的感觉和状态;为了舞台梦,她舍弃了四次做母亲的机会,记录着当时心情的日记本和夹在日记本里的手术单至今不敢打开……直到四十五岁,才做了母亲!有所失必有所得。这些人生的悲喜,都化作了她刻画人物的养分和催化剂,使她塑造的人物,如钟馗,辛弃疾,杨八郎,韩祺,杨六郎……等等,无论是新创剧目,还是传统保留剧目,都闪耀着动人的人性辉光。可吴桂云说,现在没有当年学演《钟馗》时的莽撞和大胆了,而是越来越小心翼翼了,不敢错,不能错。其实,对舞台的敬畏一直都在。

河北梆子以高亢激越为特色,演员一个夯音和拖腔往往会赢得热烈的叫好声,吴桂云有一副宽亮的好嗓子,极富爆发力。但她却从不滥用,不去追求廉价的喝彩。《南北和》是吴桂云常演的剧目,而她塑造的杨八郎既有杨家将的忠耿,也有夫妻情爱母子情深的温度,唱念乃至表演都十分注意人物情感分寸的把握。“见娘”一场中,她生动表现出戏曲“唱到极处则是念,念到极处则是唱”的特点。一个搭调“老娘,你听儿慢慢地道来——”似唱似念,情感充沛饱满,如同将多年积压在心的委屈隐忍与思念都凝聚在这一句搭调中喷涌而出,令人热耳酸心!见到母亲时本要急切上前相认,不料母亲却一顿呵斥,他只好又委屈又愧疚地跪下听母亲训斥。言语中虽有申诉,却又含着儿子在母亲面前忍不住撒娇邀宠的心理;而在妻子面前则是狡黠、道歉、愧疚又有故意做出丈夫的仪态来,情感表现细腻而又生动,极富感染力。

▲《长剑歌》吴桂云饰演辛弃疾

▲《长剑歌》吴桂云饰演辛弃疾

《长剑歌》是吴桂云主演的新创剧目。表现了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一生立志报国却报国无门,一腔报国志,最终无奈化作一首首动人的词章的悲怆人生。他苦练飞虎军,一心想应召去抗倭,却收到了剿灭茶商军“匪患”的命令,而他设计诱降的匪患首领竟是当年的恋人。巡抚大堂之上,恋人质问他当年杀敌的誓言哪里去了时,他似被惊醒一般,痛苦唱出尖板“一句话似利剑戳我的肝胆”一段,以情感灌注于音乐节奏中,痛苦、愧疚、自省等等,每一个音符都有了情感的力度和温度。“骂酒”一段是十分精彩的人物心理的深刻揭示,吴桂云在台上似癫似疯,半醉半醒,把人物苦闷、无奈、不甘而又故作洒脱的内心揭示得层次分明,而唱腔中的悲凉更令人欲哭无泪,痛断肝肠!……正是凭着出色的塑造人物的能力,吴桂云2011年获得了第二十五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012年,儿子降生。生活与事业都入佳境。吴桂云多年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下来。更为神奇的是,2013年,生完儿子九个月后,接到演出《钟馗》的任务,她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洒脱和自由,舞台上的表演再没有了以前的紧张僵直感。她兴奋地对爱人说,我会喘气了,会呼吸了!那次的演出,也第一次获得了爱人的赞赏。也是直到那天,吴桂云才知道,尽管她演出了那么多场,获得了那么多赞誉,扈晓波却一直能真正感受到她的紧张和焦灼,一直跟她同呼吸!却善解人意地一次也没跟她说过。难怪吴桂云丝毫不掩饰对爱人的赞赏,不掩饰对爱人深深的感激!她说,没有扈晓波就没有我的今天,是他,一直的鼓励和鞭策,更重要的是陪伴,才走到了今天。

4

如今的吴桂云,依然醉心于舞台。《李保国》中华子奶奶的尝试,又激起了她艺术创作的欲望。她悄悄透露,正在跟著名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张惠云学习《陈三两》,起因是,一次偶然反串的演唱,得到了张惠云老师极大的赞赏,十分愿意把这出张派名剧教给她。(文 / 赵惠芬)

图片提供:晓波

摄影:周村、相春霞、吴思、张少洪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