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多吉:踏遍雪域高原 追梦地勘事业

人物频道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7年11月03日 09:5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多吉,藏族,1953年9月份出生,西藏加查人,1978年8月份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区域地质及矿产普查专业,历任西藏地热队总工程师,西藏地勘局总工程师、局长和西藏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

  从事地质工作近40年来,多吉心系家乡,积极为西藏经济发展战略出谋划策,对西藏地质矿产情况有全面深入的了解,特别在矿产资源方面颇有建树。多吉先后出版学术专著3部,并荣获省部级以上科技奖项10项,培养了20多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2001年11月份,多吉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在遥远的青藏高原,有这么一位地质工作者,在“地质工作者的摇篮”——西藏,他数十年如一日,沿着地球的“脚印”,专心探寻这片赤热土地上的蛛丝马迹。他将40多年的青春岁月全部献给地质勘探事业,从藏北无人区到藏南高山峡谷,他的足迹遍布西藏的山山水水……

  他就是中国工程院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位藏族院士多吉。他将地学梦扎根在雪域高原。

  与地质勘探结缘

  1953年,多吉出生在西藏加查县一个贫穷的牧民家里。上世纪70年代,20岁出头的小伙子多吉,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当时青藏科考队的成员。“那时候,科考队就住在我家旁边,停留了1个多月的时间,我才了解到原来岩石有这么多名字。通过他们,各种各样的矿物标本更让我大开眼界。”科考队的工作让多吉第一次有了地质的概念,也让他坚定了心中的梦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去读书、去学习。”

  幸运的是,机会不期而至。1974年,为了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多吉和20多名藏族同胞一起被推荐到成都地质学院(现成都理工大学)读书。

  4年后,多吉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分配到国务院命名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高原英雄钻井队”所在的西藏地热地质大队,从事地质勘查和研究工作。

  “地热资源究竟在哪里?该如何钻井探测?当时国家还没有发现过150℃以上高温地热资源的先例。地热资源勘探对于那时设备落后、技术经验不足的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当时还只是普通技术员的多吉见证了老一代地质工作者开垦地热田时无私奉献的科研精神。

  由于肯吃苦耐劳又善于钻研,多吉成为单位的重点培养对象,先后被送往意大利比萨国际地热学院和美国加州大学劳伦斯国家实验室学习地热专业。

  在美国学习期间,不少学者和导师都被这位藏族青年的钻研精神和严谨的科学态度所打动,纷纷劝他留美工作。面对盛情挽留,多吉谢绝得却很干脆:“我成长在西藏,我来学习就是为了回去建设家乡,祖国更需要我。”

  无限风光在险峰

  羊八井地热田是我国最大的地热田,从1974年起被开发利用发电。但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该地热田仍只局限于浅层地热资源利用。由于此前的研究表明,世界上已开发的高温地热田几乎无一例外地出现在现代或近代火山区,但羊八井附近并无火山。因此,国内外很多专家都对羊八井地热田深部是否有可供开采的资源持否定态度。

  上世纪90年代,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西藏地区的电力需求与日俱增。为缓解用电压力,国家和西藏自治区政府决定大力开发利用地热资源,羊八井地热田迎来了决定命运的时刻。多吉临危受命,认真研究了这个地区跨度达20年的地热地质资料,果断提出了羊八井不仅有可供开采的高温流体存在,而且有进一步施工的必要。

  意见被采纳后,多吉在1996年承担起羊八井地热田深部Zk4001高温深井的设计、勘探重任,先后攻克了特大井喷、深层热储温度高等技术难题。历经两年时间的艰苦开掘,最终开采出羊八井高温深井,成为国内温度最高、流量最大的可采地热井,结束了我国没有单井产量万千瓦级地热井的历史。

  “科学仅仅理论推理是不够的,它还需要实践,实践方出真知。”在多吉看来,羊八井的成功是科学理论的突破——非火山活动区不产生高温地热的认识被打破,我国首次创立了大陆非火山岩型高温地热系统模型和成因理论。

  回忆起过去无数个“早上背着馒头上山,下午背着石头回帐篷”的勘探时光,多吉始终觉得乐此不疲,“地质工作让我早上带着希望出门,晚上带着收获回来,这是其他行业没法体会的愉悦”。

  无人区一个人的孤寂,在雪原上得了雪盲的痛苦,从山上滚落下来的伤痛,山体塌方的惊恐……多吉曾遇到数不清的困境与危险,但多吉心中却始终坚信“无限风光在险峰”。

  “搞地质工作就是要摸清国家的资源家底。我的努力正是为了不辜负过去从前辈们那里获得的帮助和关爱,争取为祖国的地学研究事业做出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多吉说。

  坚守在地球之窗

  因为在地质工作中作出重大贡献,多吉于200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获得我国地质科学最高荣誉——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并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等多项殊荣。

  对于这一长串荣誉,多吉却始终坚守着科学工作者的从容与谦逊,“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作出积极的贡献,我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员。我所有的成就都得益于党的培养、国家的栽培、前辈们的教导以及同事们的相互协作”。

  如今,多吉逐渐将工作重心放在带学生、搞科研以及参与国家关于地质方面的咨询工作上。他的眼神里仍充满了对一线工作的热爱,“一有时间我还是更喜欢到野外走走,搞地质第一素材来源于观察,我也擅长在野外工作”。

  几十年来,多吉把西藏几乎都走了个遍,除了对一线地质勘探情有独钟外,他还把对西藏地质勘探工作的思考融入国家发展的大背景之中。

  2013年至2015年,多吉牵头组织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我国地热资源开发利用战略研究》,提出到2020年、2030年、2050年我国地热开发的技术路线图和发展目标规划。该项目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十三五”期间国家第一次将地热能开发利用写进国家5年规划中。

  “青藏高原是研究地球的窗口,很多地理现象在世界其他地方都难以看到。”多吉坚信,西藏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储备基地”意义非凡。“地质工作是一个凭良心的事,你要认真对待大自然,大自然就会给你丰厚的回报。”

  如今,多吉说自己又有了新目标,“现在羊八井所用的资源还只是‘老鼠尾巴’,深部的资源品质更好,我有义务全力推动西藏地区深部增强型地热资源的开发”。(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静原)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